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

108个“罗汉娃”:废墟中诞生的希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 :2019-09-20 10:05:21   编辑:    阅读次数:

108个“罗汉娃”:废墟中诞生的希望

4月5日,先期找到的“罗汉娃”回到罗汉寺,素全法师挨个抱过每个孩子,给他们祈福
庄世全摄
4月18日,“罗汉娃”李千烨被找到了。这是第108个被找到的“罗汉娃”
地震后罗汉寺内搭了很多帐篷,什邡的孕妇就在寺里生产(资料图片)
第二个至第88个“罗汉娃”就是在这个由禅床摞起来的手术台上出生的 翟秋榕摄
 本报讯(记者刘海宏) 2008年5月12日,遭受地震的四川省什邡市妇幼保健院顷刻变成危房。医院带着孕妇、产妇辗转两次,最终落脚在空地相对较多的罗汉寺里。随后3个多月里,108个婴儿在寺院里降生。为了今年5月13日这些“罗汉娃”能再度相聚共度一岁生日,全国多家媒体经过互动,终于找到了他们。

  过去的一个多月,512汶川地震重灾区四川省什邡市,当地政府不惜发动成都、北京、广州、新疆等地的媒体,寻找108个不满一岁婴儿的下落。

  这108个孩子,最大的地震后17小时出生,最小的出生在去年8月。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出生在千年古刹罗汉寺里,当地人称他们为“地震罗汉娃”。

  2008年5月12日,遭受地震的什邡市妇幼保健院顷刻变成危房。医院带着孕妇、产妇辗转两次,最终落脚在罗汉寺里。大灾面前,寺院住持素全法师和僧人们以出家人的慈悲之心,接纳了他们。随后3个多月里,“罗汉娃”一个一个地在寺院里降生。什邡市委常委、副市长蒋明忠说:“罗汉寺出生的108个孩子,是废墟中诞生的希望。政府希望在地震一周年的时候,通过孩子的笑脸,让人们看到灾区的希望,民族的希望。”

为了共度生日多方寻找“罗汉娃”

  今年5月13日,这些“罗汉娃”将再度相聚,度过他们人生中的第一个生日。

  寻访工作从3月下旬开始。一支由医生、志愿者等40多人组成的寻访队伍,分成六个小组开始在乡间奔波。

  由于医院有产妇的记录,寻访工作进行得相当顺利,不到半个月,近百个“罗汉娃”归了队。

  但也有一些比较“麻烦”的。有的家庭,由于房屋受损搬到别的地方住了;有的地震宝宝,跟随打工的父母外出了。

  翟秋榕就遇到了这么一个。去年,这位妇保科医生几乎见证了所有地震宝宝的出生。所以,寻访对于她来讲,也是极其幸福的过程。

  一天,寻访组赶赴蓥华镇雪门村寻找当时的一个产妇杨艳。可谁知到了那里,却没找到人。在板房区内,翟秋榕见到了杨艳的父亲。老人说,房子在地震中塌了,儿子王恩虎带着媳妇去岳母家住了。

  杨艳的娘家在距离蓥华镇不远的绵竹市新市镇莆泉村。见到杨艳时,她的女儿王馨怡已经快一岁了,胖乎乎的样子很可爱。

  4月13日,在广东媒体的帮助下,第107个“罗汉娃”刘尚家在东莞找到。

  距离集体生日还有整整一个月,最后一名“罗汉娃”在哪儿呢?

  医院资料显示,产妇是什邡市禾丰镇和平村人。但寻访组去的时候,村里人却说没有这个人。正当队员们不知该怎么办,一位村民提供了一条线索,“禾丰镇镇江村倒有一个叫王凤英的,会不会是她?”

  但寻访组再次失望了。镇江村妇女主任廖秀英说,村里没有一个叫王凤英的。不过,倒有一个叫“王慧英”的,去年生过孩子,不过人去了北京。“会不会因为口音问题,登记的人错将王慧英听成了王凤英?”

  抱着一线希望,寻访组向北京的媒体求助。于是,一篇《什邡寻找最后一名罗汉娃》的消息刊登在《京华时报》上。

  谁知,消息都发出好几天了,一直没有回音。

  大家决定通过户籍寻找。整个四川省叫王凤英的有500多位,其中符合年龄条件的100多位。寻访组决定把范围锁定在德阳,而德阳名叫王凤英且符合年龄条件的有12人,他们挨个寻找,结果却没有一个是要找的王凤英。

  最后一名落单者究竟在哪里?正当所有人都焦急不堪的时候,妇幼保健院传来消息:“王凤英联系上了”,但她提供的地址仍然是禾丰镇和平村。原来,王凤英的家原来在禾丰镇建华村五组。去年,这个村并到了和平村。由于并村不久,原和平村的人并不知道有“王凤英”这个人,才闹了这个“笑话”。

  4月18日,第108名“罗汉娃”李千烨终于联系上了。至此,“罗汉娃”全部归队。

\

  佛门圣地打破禁忌罗汉寺里设产房

  家在什邡市蓥华镇雪门村的王恩虎,清楚地记得去年在罗汉寺里看到的情景:整个寺院里,撑满了灾民和妇幼保健院的帐篷。帐篷里,有挺着大肚子快要生了的孕妇,还有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哭闹声混成一片。外面,还有几个七八岁的孩子学着僧人的样子边走边唱:“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他顾不上惊讶,因为身边挺着肚子的老婆也是到这儿生孩子的。

  王恩虎家里的房子在地震中受损严重,就连结婚时购买的电视机、冰箱、摩托车也被砸坏了。随后,他就带着怀孕9个月的媳妇,搬到绵竹市新市镇莆泉村的岳母家住。眼看预产期快要到了,镇上的卫生所受损严重成了危房,不肯给接生。

  正发愁时,一个熟人告诉他:“什邡的罗汉寺里有个医院,可以生孩子。”

  6月23日,他的女儿王馨怡出生了,而且还是在僧人的禅床上出生的。如今,小馨怡已快一岁了,她的舅姥爷每次看到她还会念叨:“怎么可能跑到罗汉寺里生孩子呢?”

  这种疑问,在妇幼保健院还没搬进罗汉寺就有了。

  罗汉寺坐落在什邡市北部,是一座具有1400多年历史的古刹,也是佛教禅宗临济宗的主庙和禅宗第八代宗师马祖道一禅师的出家处和晚年讲法处。而什邡市妇幼保健院位于罗汉寺的对面,步行过来不足5分钟。

  正常情况下,让人很难将二者联系起来。但因为地震,这种常态被打破。

  2008年5月12日,妇幼保健院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获得了罗汉寺素全法师的支持。

  那天,恰好是阴历四月初八,佛祖诞辰日。素全法师开着寺里唯一的那辆QQ轿车前往峨眉山。但是,刚到成都,便开始地动山摇,“当时感觉刹车好像失灵了一样。”紧接着,电话也打不通了。镇定之后,他掉头返回什邡,一路上,所有的车辆都在向成都方向“逃离”。

\

  而那时,妇幼保健院的医生和护士们已经带着产妇、孕妇转移到了附近的小学里。学校里人很多,除了老师、学生、医生、患者,还有从周围来的灾民。那天,天出奇地热,孕妇们也像其他人一样站着。人越聚越多,最麻烦的是,这几天有孕妇快要生了,但医院已成危房,回不去了。

  正当大家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有人提议:“能不能搬到罗汉寺里,那里空地多。”

  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可罗汉寺是寺院,有清规戒律,“见不得血光”,僧人们会同意吗?

  下午4时许,素全法师刚到罗汉寺,妇幼保健院院长桂逢春便找到他。“当时也顾不上想那么多,就答应了下来。”素全法师说。

  于是,二十多位孕妇、二十多位产妇住进了罗汉寺。当晚,孕产妇们便住在寺院膳房外的一个凉棚里。凉棚是用彩条布和木棍搭的,地上铺着从医院抢出来的床单和被褥。

  佛门圣地一时间破了禁忌。个别僧人和一些居士有疑虑:“在寺院里生孩子,会见血光,又要杀鸡宰鱼,那怎么行!”甚至有人问素全:“难道你连菩萨都不要了?”

  “出家人见死不救才是最大的忌讳,除了这个,其他的都不是忌讳了。”安顿好妇幼保健院后,素全法师召集所有的僧人和居士,立下三个临时寺规,即“三个无条件”:无条件接收所有灾民,包括待产孕妇;无条件为保健院提供一切能派得上用场的物品;无条件地给灾民提供吃住。

新生命的降生总能让迎接他的人措手不及,尤其在毫无准备的时候。

  临时搭的凉棚只够孕妇和产妇们栖身。没有多余的彩条布搭建临时的手术室,除了一些简单的医疗器械和药品,这个“医院”没有像样的手术设备,甚至一张床都没有。“万一有产妇要生孩子怎么办?”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凉棚四周没有遮挡,担心产妇孕妇们淋着,医生和护士们围

坐在凉棚的四周,形成一圈“人墙”。让人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5月13日凌晨2时许,陈世抄被丈夫和父亲用三轮车送到了罗汉寺。那天,距离她的预产期还有6天,或许是受到了地震的惊吓,肚子里的宝宝迫不及待地想出来。

  妇保科医生翟秋榕很难忘记第一眼见到这一家人的样子,“3个人浑身都湿透了,盖在孕妇身上的被子也湿漉漉的。”父亲骑着电动三轮车,儿子负责照顾媳妇,拿着手电筒照明,一路从9公里外的南泉镇洪泉村骑到妇幼保健院。发现那里没人,又问到了罗汉寺。

  医生在三轮车上给陈世抄做了检查。当时,她的羊水已破,需要立即手术,可手术室在哪里呢?

  情急之下,素全法师将寺院里唯一一间不太漏雨的小膳房腾了出来,手术室被安排在一个相对避风、不漏雨的角落里。产床是用三张四四方方的饭桌拼起来的,上面铺上一层草纸和被褥,而输液架则是随便找来的一根木棍。

  手术在一个白炽灯下进行。当时拿着手电筒辅助照明的妇产科住院部副主任代明甫说,那场手术是他至今最难忘的。37岁的代明甫从川北医学院毕业后便来到什邡妇幼保健院,已经有15年工作经验,但是,这样的场景也只在战争片里看过。

  5月13日上午7时30分,一个女婴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后来,有消息称,她是汶川大地震后灾区出生的第一个孩子。

  应父母之请,素全法师给小姑娘取名唐震雯。原本取的名字是唐震汶,因为是个女孩,于是便将“汶”的三点水移到上面,成了“雯”。“罗汉寺是一座英雄的寺院。”素全法师说。

  当第二个地震宝宝将要出生时,医院有了帐篷。手术台是僧人的禅床,两个摞起来,底下放药品,上面做手术;直到第88个宝宝,都是在禅床上出生的。

  那段时间,寺院不但成了“产院”,更是2000多灾民的避难所。起初两天,生怕灾民将门挤破,寺院干脆将两侧的围墙拆了,放他们进来,灾民越来越多,寺院将仓库门打开,灾民需要的都让他们拿。

  结果,僧人们一个月的口粮一天就被吃完了。5月14日,寺院最后一点粮食下了锅也不够,僧人们只好饿着肚子。那天晚上,下着雨,全寺院的床都被灾民抬走了,僧人们只好打着雨伞,蹲了一个晚上。

  素全法师脑海里留着一串数字:地震后一个月里,寺院24小时烧水给灾民,锅都烧坏了两个;水井抽干了3口;一个月用了寺院一年的煤……

  “我有了108个孩子祈佛保佑他们健康吉祥”

  直到现在,当有人问起时,素全法师还会说:“汶川大地震后,我有了108个孩子。”

  今年4月5日,先期找到的40多个罗汉宝宝第一次在罗汉寺里相聚。素全法师看着他们一直笑个不停,他挨个抱过每个孩子,任由他们玩弄着鼻梁上的眼镜,或者在他的长袍上撒尿。“那天,我很幸福。”素全法师说。他将这段记忆留在了他的博客里。

  他说:“我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孩,也是整个汶川大地震灾区出生的第一个孩子。……当我听到我的第一个孩子响亮的哭声划破清晨寺院的寂静时,感到无比的兴奋,我们看到了灾区的希望。”“我的第二个孩子也是女孩,母亲叫陈春燕,什邡洛水镇人,是5月14日下午6点18分出生的,也是手术生产,不过她没有生在饭桌上。13日僧人们为妇幼医院搭建了一个能容纳十几张床的较大的避难所,妇幼保健院的桂院长告诉我,还要搭个手术台,看完寺院所有的床后,都觉得高矮和大小不合适,这时,我想到了我们僧人们的禅床,于是两张禅床叠在一起,一个坚固的手术台搭了起来,第二个孩子就生在我们的禅床上,重2510克……”

  “我的第八个孩子是个男孩,5月16日下午5点整出生,他出生时最为危险……我的108个孩子中有16个是顺产,其中一个生于5月19日下午4点53分,重3180克……”“我的第88个孩子是个男孩,7月4日下午1点45分出生,绵竹孝泉人,妈妈叫杨金秀。他的出生算是幸运的,因为这个时候成都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送来了一张比较现代化的手术床,条件大为改善;演员周迅联系香港歌星张学友先生,为寺院发来了60件进口婴儿奶粉,社会各界和政府各部门也极为关心我的这些孩子们和他们母亲的健康生活。”

  条件虽然简陋,但能顺利降生108个地震宝宝的确是个奇迹。父母们都乐意让素全法师给他们的孩子取名字。素全法师共给20多个婴儿取了名字。

  素全法师说:“世事无常,当这108个孩子长大以后,也许那时我已经老得行动不便,也许我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但是,无论将来我在哪里,我会永远祝福我的这108个孩子,祈佛保佑他们健康吉祥,希望他们长大后努力学习,成为社会有用的人才,不负天地之爱,不负众生之爱。”

  末了,他还加了一句:“我为僧人们骄傲。”

  最重要的是帮受灾家庭建立生的信念

  如今,这108个家庭和他们新出生的宝宝一起,迈开了人生新的步伐。

  已经快一岁的王馨怡仍然住在姥姥家。虽然政府给每个需要重建房屋的家庭补贴3万元,但要想将原来的三间瓦房修起来,至少得10万元。这对于每月靠打工收入1000多元的王恩虎来说,依旧是个难事。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患癌症的父亲需要照顾。

  不过,看到女儿,这位22岁的年轻父亲还是觉得日子很美好。“和王馨怡一样,很多地震宝宝在出生时,他们的家都变成了废墟。一些宝宝已经跟随打工的父母外出。有孩子,这个家就有希望。”寻访组队员翟秋榕说。“身为出家人,做了就做了,本没什么值得宣扬的。”素全法师说,同样需要被关注的,还有那些在地震中受伤的孩子以及失去子女的父母。“任何一场灾难,受伤害最大的还是孩子。”他记得童忠诚的哭喊声。5月13日那天,小忠诚拉着妈妈的手哭喊着:“妈,你把我杀了吧!”这个14岁的男孩在自己生日这天失去了左腿。

  后来一次,山东齐鲁电视台的记者问童忠诚有什么愿望,他沉默了一下,说:“我有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我想要左腿!”

  地震后3个月内,素全法师几乎每天都要去什邡市蓥华、洛水、红白镇几个受灾严重的地方,给灾民们送些救灾物资。几乎每次,他都要去老蓥华寺附近的一户人家看看。这家,有一个12岁的男孩在地震中丧生。

  他第一次去是5月13日。当时,一个中年男子正在用工具卸自家的门板。旁边的地上,停放着一个男孩的尸体,身边还放着一个篮球。中年男子说,男孩是他的儿子,12岁,死了。他要为儿子钉一口棺材。

  次日,素全法师再见到这个父亲时,发现这个可怜的父亲头发一夜之间全白了。

  男孩已被埋葬,棺材里还放着他喜爱的篮球。

  今年4月8日,素全法师又去了这家,给他们送些米面油。近一年了,这个家庭似乎并没有从失去孩子的阴影中走出来。父亲依旧是一头白发,母亲见人就哭。“还有个女孩,爸爸妈妈在地震中死了,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整天痴痴傻傻的,就喜欢往黑暗的地方钻。”

  地震后一周左右,素全法师和上海龙华寺的照诚大和尚来到洛水中心小学。那时,一辆铲车正在翻寻遇难学生的遗体,而废墟上的两个篮球特别醒目。他们将篮球捡起来,同时捡了学校二、三、四年级学生的美术作业本带回去,希望鼓励将来的孩子努力学习。

  在什邡中学的篮球场上,他们用其中一个篮球组织了一场篮球赛;参加者有幸存学生、记者、军人、龙华寺的僧人和志愿者。素全法师还为比赛提出了口号:“不屈不挠,传承希望”。

  后来,那个由参赛者签名的篮球通过“壹基金”以6万元卖给了NBA,所得善款用来帮助那些孩子们。

  “这些受伤的家庭迫切需要改变目前的状态,重新建立生存的信念。”素全法师说。而这些,需要社会和更多人的帮助。

本文链接:108个“罗汉娃”:废墟中诞生的希望

上一篇:10种心理暗示 找回最简单的快乐

下一篇:108 为什么义父和义母的生命都跟附身的巫术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