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楞严经讲解 >

楞严经全文讲义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 :2019-06-14 17:38:51   编辑:王若夕    阅读次数:

楞严经楞严经全文楞严经白话文

【卷五】

【经文】: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来虽说第二义门。今观世间解结之人。若不知其所结之元。我信是人终不能解。世尊。我及会中有学声闻。亦复如是。从无始际与诸无明。俱灭俱生。虽得如是多闻善根。名为出家。犹隔日疟。惟愿大慈。哀愍沦溺。今日身心。云何是结。从何名解。亦令未来苦难众生。得免轮回。不落三有。作是语已。普及大众五体投地。雨泪翘诚。伫佛如来无上开示。

【解释】:

阿难对如来说:世尊,虽然如来为我们解说了因地发菩提心的第二种决定不移的道理的要旨,可是我看世间的人要去解开六根纠缠的话,如果不知道这个结的根源在哪里,我相信这个人最终是不能解结的。世尊,我和法会中许多无学、声闻修行者也是这样,也不知道结的根源在哪里,又该怎样去解它。我们都是无始以来就和这些无明烦恼纠缠在一起俱生俱灭,虽然我有多闻的善根并且已是出家之身,但是对於这点也是如发疟疾一样,时发时止,有时明白,有时又不明白。祈愿如来发大慈悲心,哀怜我们这些沉沦在生死苦海中的人,指示我们的身心之结究竟在哪里,怎样去解,同时也使未来的苦难众生知道如阿解结,从而不会陷落在三界的生死之中,也不会再受六道轮回的苦报。说完这话,阿难就和大众一起,五体投地,悲泪有如雨下,伫待如来的无上开示。

【经文】:

尔时世尊怜愍阿难。及诸会中诸有学者。亦为未来一切众生。为出世因作将来眼。以阎浮檀紫金光手。摩阿难顶。即时十方普佛世界。六种震动。微尘如来住世界者。各有宝光从其顶出。其光同时於彼世界。来只陀林。灌如来顶。是诸大众。得未曾有。於是阿难及诸大众。俱闻十方微尘如来。异口同音。告阿难言。善哉阿难。汝欲识知俱生无明。使汝轮转生死结根。唯汝六根。更无他物。汝复欲知无上菩提。令汝速证安乐解脱寂静妙常。亦汝六根。更非他物。

【解释】:

这时,世尊为怜悯阿难和所有初学大众,同时也为怜悯未来一切众生,於是指示了一条修证脱凡出世的因地,作为将来修行的见道之眼。世尊用阎浮檀色的紫金光手摩阿难的头顶,一时,十方所有的佛世界都感动到了摇动、推涌、升腾、地震、地裂、呼啸等六种震动,微尘一般多住在各个世界的如来佛,都从头上放射出宝光,所有宝光都从各个佛世界同时照射到只陀林说法的如来佛的顶上。这时,法会中大众都得到了未曾有过的大欢喜。阿难和大众,都听到十方世界无数量的如来佛异口同声地告诉阿难:很好,阿难,你若想要知道无始以来就与无明俱生俱灭,从而使你在生死轮转中结下根结的究竟,除了你的六根之外没有另外的东西了,你若还要知道无上菩提,从而使你能迅速修证到常、乐、我、净的无上涅盘果位,除了你的六根之外,再没有另外的事物了。

【经文】:

阿难虽闻如是法音。心犹未明。稽首白佛。云何令我生死轮回。安乐妙常。同是六根。更非他物。

【解释】:

阿难闻见了如此无上法音,但是他仍然没有明白,他再行礼并对如来说:为什麽使我拔离生死轮转的根结和修证到常、乐、我、净的无上果位,都只是在於六根而不能是其它东西?

【经文】:

佛告阿难。根尘同源。缚脱无二。识性虚妄。犹如空华。阿难。由尘发知。因根有相。相见无性。同於交芦。是故汝今知见立知。即无明本。知见无见。斯即涅盘无漏真净。云何是中更容他物。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真性有为空 缘生故如幻 无为无起灭

不实如空华 言妄显诸真 妄真同二妄

犹非真非真 云何见所见 中间无实性

是故若交芦 结解同所因 圣凡无二路

汝观交中性 空有二俱非 迷晦即无明

发明便解脱 解结因次第 六解一亦亡

根选择圆通 入流成正觉 陀那微细识

习气成瀑流 真非真恐迷 我常不开演

自心取自心 非幻成幻法 不取无非幻

非幻尚不生 幻法云何立 是名妙莲华

金刚王宝觉 如幻三摩提 弹指超无学

此阿毗达磨 十方薄伽梵 一路涅盘门

【解释】:

如来告诉阿难:根和尘同有一根源,捆缚和解脱是同一件事,识性就是虚妄,如同空花一般。阿难,认知从尘境生发出来,又从根生发出识相,识相和知见都是尘境引发的虚妄想念,都没有真实体性存在,犹如交芦两基并生,杂乱交织。所以,现在你在真知真见之上建立你的识知,这就是无明的根本。了悟到知见不是真知真见,这就是无上涅盘无漏真净,这当中怎麽能够容纳其它事物呢?这时,世尊为了再次宣示这无上奥义而曰诵偈语:

真性有为皆为虚空,攀缘有为如影如幻。无为识性无生无灭,不照实相有如空花。说出虚妄显出真实,虚妄真实双双为妄。不是真实亦无非真,说甚见根与甚见尘?见与所见并无实性,本性虚妄两边杂乱。结缚解缚一样因地,圣道俗途原是一路。详审根尘两边中间,既不是空亦不是有。迷惑晦昧即是无明,显发明悟便得解脱。解缠脱缚依次循进,六根解脱一根亦无。善根深入圆通妙明,逆转识性顿成正觉。微细心识含藏万物,生死习气如流如瀑。真与非真道理深密,恐有误识故不常演。本心自性能所两立,本非幻法演成幻法。不取非幻能所两泯,幻非幻法亦不生发。幻法如何得以成立?此叫无上妙法莲华。常住不坏真知真觉,如幻正等正定正持。刹那之间超越无学,如此真智无上大法。加被十方如来神力,一路超入涅盘禅门。

【经文】:

於是阿难及诸大众。闻佛如来无上慈诲。只夜伽陀。杂糅精莹。妙理清彻。心目开明。叹未曾有。

【解释】:

阿难和会中大众得闻如来佛如此无上偈诵,精微莹澈的妙理,一时间令人心开目明,从未有过的大欢喜从心底涌现出来。

【经文】:

阿难合掌顶礼白佛。我今闻佛无遮大悲。性净妙常真实法句。心犹未达六解一亡。舒结伦次。惟垂大慈。再愍斯会及与将来。施以法音。洗涤沈垢。

【解释】:

阿难合掌顶礼对如来说:我领承了佛的慈悲力量,也承闻佛的清静妙常的法偈法句,但仍然不明白「六根解脱一根亦无」的意思,也不明白「解缠脱缚依次循进」这句偈语的意思,希望如来再赐慈悲,为法会大众和未来修行众生施予法音,以此法音来洗涤众生身心的尘垢。

【经文】:

即时如来於师子座。整涅盘僧。歛僧伽梨。揽七宝几。引手於几。取劫波罗天所奉华巾。於大众前绾成一结。示阿难言。此名何等。阿难大众俱白佛言。此名为结。於是如来绾叠华巾。又成一结。重问阿难。此名何等。阿难大众。又白佛言。此亦名结。如是伦次绾叠华巾。总成六结。一一结成。皆取手中所成之结。持问阿难。此名何等。阿难大众。亦复如是次第詶佛。此名为结。佛告阿难。我初绾巾。汝名为结。此叠华巾。先实一条。第二第三。云何汝曹复名为结。阿难白佛言。世尊。此宝叠华缉绩成巾。虽本一体。如我思惟。如来一绾。得一结名。若百绾成。终名百结。何况此巾只有六结。终不至七。亦不停五。云何如来只许初时。第二第三不名为结。佛告阿难。此宝华巾。汝知此巾元止一条。我六绾时。名有六结。汝审观察。巾体是同。因结有异。於意云何。初绾结成。名为第一。如是乃至第六结生。吾今欲将第六结名。成第一不。不也。世尊。六结若存。斯第六名。终非第一。纵我历生尽其明辩。如何令是六结乱名。佛言。如是。六结不同。循顾本因。一巾所造。令其杂乱。终不得成。则汝六根。亦复如是。毕竟同中。生毕竟异。佛告阿难。汝必嫌此六结不成。愿乐一成。复云何得。阿难言。此结若存。是非锋起。於中自生此结非彼。彼结非此。如来今日若总解除。结若不生。则无彼此。尚不名一。六云何成。佛言。六解一亡。亦复如是。由汝无始心性狂乱。知见妄发。发妄不息。劳见发尘。如劳目睛。则有狂华。於湛精明。无因乱起。一切世间山河大地生死涅盘。皆即狂劳颠倒华相。

【解释】:

这时,如来从师子座上起立整衣敛容,然後从七宝几上取来劫波罗天人奉献的华巾,就在大众面前将华巾挽成一个结,并对阿难说:这叫做什麽?阿难和大众都回答:这叫做结。於是,如来又在华巾上叠挽了一个结,再问阿难:这叫做什麽?阿难和大众都回答:这也叫做结。这样一层层的在华巾上叠挽成了六个结,如来拿著打好的结一一询问阿难和大众,阿难和大众也都一一作了回答,说这都是结,如来对阿难说:我挽上第一个结时,你说这是结,这条华巾本来只一条,那麽在挽第二个结第三个结时,你们为什麽又叫这些是结呢?阿难回答如来说:世尊,这条华巾由天上宝叠华纺织而成,虽然它本来只是一条,但是我这样想,如来挽了一次华巾,就有了一个结的名称,如果挽上一百次,就会叫做一百个结,何况这条华巾只有六个结,既不够七个结,也不是五个结,如来为什麽只认为第一个结叫做结,其余第二第三等等不叫做结呢?如来告诉阿难:你知道这条宝巾本来只是一条,而我挽了六次所以认为有六个结。你再审察详观,这宝巾仍然是体质单纯没有异体,挽上结以後它才有了异样,这是什麽意思呢?最初挽上结时,叫做第一结,这样一直挽到第六个结时,我却要把这第六结叫做第一结,这样行吗?阿难回答说:这样不行,如果已经挽成了六个结,那第六个结只能叫做第六结而不能叫做第一结。既使倾尽辩才,也不能够弄乱了这些结的名序啊!如来说:是这样。六个结各不相同,循追它们的本来面目,只是一条华巾生成而来,但它们名序杂乱是不行的。你的六种根尘也是这样,在它们本来单纯不杂之中,生发出各自究竟的不同。如来又对阿难说:你一定不喜欢这六个结各自异样,希望它只是一个单纯的结,但是怎样才能恢复这一个结的单纯本体呢?阿难说:六个结一经结成,就会有是非烽起,这当中就会生发出彼此的争斗来,此结不是彼结,彼结不是此结,如此不能停息,如果如来把这六个结一并解除,那麽,没有了结也就没有了此结彼结的争斗,第一个结都没有了,怎麽会有第六个结的存在呢?如来说:我所说的六根解脱一根亦无的道理也是这样。从极远极远的无始以来,你的清净本心忽然就生出了无明妄乱的知见,知见妄乱生发就扰乱了清净真心,如此妄乱知见相生相续不能停息,劳虑转深就会去持取心外尘物,由此就生发出种种尘物相状来。犹如把眼睛瞪定虚空,直视很久烦劳转深,就会在湛明虚空中无端看见乱花狂飞。其实,世问一切山河大地,以至於生死、涅盘等等,都与眼劳转深无端生出狂花飞舞的情形是一样的。

【经文】:

阿难言。此劳同结。云何解除。

【解释】:

阿难说:这种情形和结的情形是一样的,怎麽才能解除呢?

【经文】:

如来以手将所结巾偏掣其左。问阿难言。如是解不。不也。世尊。旋复以手偏牵右边。又问阿难。如是解不。不也。世尊。佛告阿难。吾今以手左右各牵。竟不能解。汝设方便。云何解成。阿难白佛言。世尊。当於结心解即分散。佛告阿难。如是如是。若欲除结。当於结心。阿难。我说佛法从因缘生。非取世间和合麤相。如来发明世出世法。知其本因随所缘出。如是乃至恒沙界外一滴之雨。亦知头数。现前种种松直棘曲鹄白乌玄皆了元由。是故阿难。随汝心中选择六根。根结若除。尘相自灭。诸妄销亡。不真何待。阿难。吾今问汝。此劫波罗巾六结现前。同时解萦。得同除不。不也。世尊。是结本以次第绾生。今日当须次第而解。六结同体。结不同时。则结解时。云何同除。佛言。六根解除。亦复如是。此根初解。先得人空。空性圆明。成法解脱。解脱法已。俱空不生。是名菩萨从三摩地。得无生忍。

【解释】:

如来用手把打结的华巾牵扯到左边,问阿难:这样能不能解结?阿难回答:不能,世尊。如来又把打结的华巾牵扯到右边,问阿难上这样能解开吗?阿难回答:世尊,不能解开。如来告诉阿难:我把华巾向左或向右拉,都不能解开结,你想想办法,怎样才能把结解开呢?阿难告诉如来:世尊啊!应当从结的中心解,结才可以散开。如来说:说得对,要把结解开,一定要从结的中心去解才行,阿难,我所说的法是从因缘生出的,但是,不是取自世间因缘和合的粗相,而是取自微细的因缘,并不从外境而起。如来佛发物阐明世间染法和世间净法,知道各有本己的因,各随所攀的缘而生。但是世间法以业、识会藏著有漏的种子为因,以宿世所造之善恶业为缘,出世间法以自性本具无漏种子为因,以今生所修善法为缘。如来的智慧可以了知如恒河沙数一样多的世界之外下的一滴雨的数量,知道松树为什麽是直的,荆棘为什麽是弯曲的,鹄鸟为什麽是白色的,乌鸦为什麽是黑色的等。所以,阿难,你要随自己的心意选择一种根来修证,一种根修得圆通,解开根结,那麽一切妄想生灭尘相自然去尽,而妙真如本性不显面前又待何时?阿难,我再问你,这条华巾结了六个结,可以同时将他们解开吗?阿难回答:不能,世尊。这些结本来是依次挽上的,现在还须依次解开才行。这六个结虽然打在一起,成为一体,但是打结是依次而行的,解结时怎麽能够同时解开呢?如来说:解开六根的结也是。根结解开之初,可获得离尘除垢根尘消尽的人空,空性本元圆明,所以获得人空後,还要解结直至得到法空,解脱了法执,得获法空不为法缚时,还要解结直至得到俱空不生,生灭既灭,得到寂灭现前的圆明。这就是菩萨从正定正觉之中得以超入的无生法忍的境界,根结解尽,妙心已悟,佛眼已开,能见诸法无生无灭且能安忍不动心。

【经文】:

阿难及诸大众。蒙佛开示。慧觉圆通。得无疑惑。一时合掌。顶礼双足。而白佛言。我等今日身心皎然。快得无碍。虽复悟知一六亡义。然犹未达圆通本根。世尊。我辈飘零。积劫孤露。何心何虑。预佛天伦。如失乳儿。忽遇慈母。若复因此际会道成。所得密言。还同本悟。则与未闻无有差别。惟垂大悲。惠我秘严。成就如来最後开示。作是语已。五体投地。退藏密机。冀佛冥授。

【解释】:

阿难和法会中大众得到佛的明示,一时慧觉圆满,对解脱根尘的道理都明白了,再没什麽疑惑。於是,他们合掌顶礼佛足并对佛说:现在我们身心畅然舒坦,快乐而无垩碍,但虽然我们悟解了六根解脱一根亦无的道理,却仍没有了达圆通的根本,所以,不知如阿选择六根得以一门深入修证。世尊啊!我们在生死苦海之中飘流不定,多少劫以来都如孤儿一样,沦落於六道轮回之中,没有得到护持,想不到今日得到佛的天伦护持,犹如失乳婴儿又回到慈母的怀抱,得到佛的法乳的营养啊!我们愿借这个机会,成就修证之道,如果今日我们承领了如来宣示的微妙密法而不去实行,反而将此密法同於我们未悟时的迷疑,那麽,这就如同没有听闻如来演法一样。恳请佛再降大慈悲心,赐予我们秘密严净的佛法,成就如来给我们的最後开示。说完这话,阿难和大众五体投地,顶礼佛足,退回座位,期待著佛於冥冥之中授予他们的秘严佛法。

【经文】:

尔时世尊。普告众中诸大菩萨。及诸漏尽大阿罗汉。汝等菩萨及阿罗汉。生我法中。得成无学。吾今问汝。最初发心悟十八界。谁为圆通。从何方便入三摩地。

【解释】:

这时候,如来对法会中各位大菩萨和各位无漏阿罗汉说:你们各位大菩萨和无漏阿罗汉,在我佛法中已经证得无学果位,我问你们,你们最初发心,依因地心修行并已悟解了十八界之圆通,那麽,哪一个法门最能圆通,从哪一个法门入手,最能方便证入正等正觉的三摩地?

【经文】:

憍陈那五比丘。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在鹿苑。及於鸡园。观见如来最初成道。於佛音声。悟明四谛。佛问比丘。我初称解。如来印我名阿若多。妙音密圆。我於音声得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音声为上。

【解释】:

这时,娇陈那等五位比丘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如来说:我们在鹿苑和鸡园修道时,窥见如来最初在菩提树下夜睹明星而悟道,如来为我们五位比丘说法,我们聆听到佛的声音,而悟解了苦、集、灭、道四谛法门。当时佛问我们明白了没有,我们都完全理解了,如来就授印我们,称阿若多,即最初解的意思,声音真性微妙而遍在法界,所以,我以声音为本修因证得阿罗汉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们所修证的,以声音为最上。

【经文】:

优波尼沙陀。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亦观佛最初成道。观不净相。生大厌离。悟诸色性。以从不净白骨微尘。归於虚空。空色二无。成无学道。如来印我名尼沙陀。尘色既尽。妙色密圆。我从色相。得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色因为上。

【解释】:

优波尼沙陀从座位站起,顶礼佛足对如来佛说:我也曾亲见佛最初成道的情形,佛教示我修不净观,观人死後身躯的不净相,从而生起厌离色尘之心,觉悟到一初色性终归於白骨微尘与虚空。色既是空,空既是色,空、色无二差别。因此得以修证无学阿罗汉果。佛授印我名为尼沙陀,即是色性空的意思。虚妄色尘既然已经灭尽,自性妙色自然微妙而遍在法界,於是我们从观想色相证得阿罗汉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的修证,以色因为最上。

【经文】:

香严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闻如来教我谛观诸有为相。我时辞佛。宴晦清斋。见诸比丘烧沈水香。香气寂然来入鼻中。我观此气。非木非空。非烟非火。去无所著。来无所从。由是意销。发明无漏。如来印我得香严号。尘气倏灭。妙香密圆。我从香严。得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香严为上。

【解释】:

香严童子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如来佛说:如来教导我审谛观察一切有为相,於是我告别如来,居处静室养晦自修,看到众比丘烧起沉水香,香气静静袭入我的鼻子,我静观香气,其既不是从木头上来,也不是从空而来,不是从烟来,也不是从人来,它竟然是无所而来,无所而去,一时我悟解到当体是空,由此,心意消亡,根尘灭尽,成就了无漏阿罗汉果。如来授印我以香光庄严的名号。虚妄香气尘相既然已经倏然而灭,那妙香自然是微妙而遍在法界,所以我是从观想香气而证得阿罗汉果位的。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的修证,以香严为最上。

【经文】:

药王药上二法王子。并在会中五百梵天。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无始劫。为世良医。口中尝此娑婆世界草木金石。名数凡有十万八千。如是悉知苦酢咸淡甘辛等味。并诸和合俱生变异。是冷是热。有毒无毒。悉能遍知。承事如来。了知味性。非空非有。非即身心。非离身心。分别味因。从是开悟。蒙佛如来印我昆季。药王药上二菩萨名。今於会中为法王子。因味觉明。位登菩萨。佛问圆通。如我所证。味因为上。

【解释】:

药王、药上二位法王子以及同来法会的眷属五百梵天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从无数劫时间以来,我们就在世间做良医,口中尝遍了这娑婆世界里草、木、金、石等种种药性,可为药的多达十万八千种。所以我们遍知它们的苦、酸、咸、淡、甜、辣的味道,以及它们的种种配伍参和的功效,知道它们的药性是冷是热,知道它们哪些有毒,哪些无毒。自从跟随如来学法以来,更知道了药的味性,既非空,亦非有,既不是因舌根舌识而有,也离不开舌根舌识。详审细察之下,辨明了味因无体性,无所来,是虚妄味尘,於是开悟成就了无漏之学,承蒙如来授印我们兄弟两人以药王菩萨、药上菩萨的名号,现在法会中为法王子,所以,我们是因观见味尘而悟觉妙明真性,从而证得到菩萨果位的。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们的修证,以味因为最上。

【经文】:

跋陀婆罗。并其同伴十六开士。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等先於威音王佛。闻法出家。於浴僧时。随例入室。忽悟水因。既不洗尘。亦不洗体。中间安然。得无所有。宿习无忘。乃至今时从佛出家。令得无学。彼佛名我跋陀婆罗。妙触宣明。成佛子住。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触因为上。

【解释】:

跋陀婆罗和他的十六位菩萨同伴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们最先是跟从威音王佛出家修学佛法,当时,我按僧制於会前沐浴时,忽然就悟解到水既不洗尘,也不是洗体,那麽,冷暖湿滑的触觉没有来处,一时根尘皆灭,没有分别,所以安然无碍。那些过去世的种子历世并没有忘记,善根仍在,直到现在跟从如来佛出家修行,修成了无学果位。佛为我取名跋陀婆罗,即坚守的意思。我既已灭尽了妄触尘缘,那麽,妙触即现为如来真性,我即以此得成就了菩萨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以触因为最上。

【经文】:

摩诃迦叶。及紫金光比丘尼等。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於往劫。於此界中。有佛出世。名日月灯。我得亲近。闻法修学。佛灭度後。供养舍利。然灯续明。以紫光金涂佛形像。自尔已来。世世生生。身常圆满紫金光聚。此紫金光比丘尼等。即我眷属。同时发心。我观世间六尘变坏。唯以空寂修於灭尽。身心乃能度百千劫。犹如弹指。我以空法成阿罗汉。世尊说我头陀为最。妙法开明。销灭诸漏。佛问圆通。如我所证。法因为上。

【解释】:

摩诃迦叶和他的妻子紫金光比丘尼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并对佛说:我於过去劫时中住在这娑婆世界,那时,有佛出世,名叫日月灯明佛,我天天跟从他学佛修习,佛灭度後,我亦供养他的舍利,燃上灯光日夜长明,又用紫金光来涂饰佛像,从那以後,我的身上就常常圆满聚集紫金光芒。那位起愿佛像饰金的贫家女就是紫金光比丘尼,我们结成了眷属,一起发心修证佛果。我观察世间法尘,念念迁变,时时坏灭,於是我以悟解法尘空寂而修灭尽定,因此入了灭尽定,所以,身心达致自在,度过百千劫时间就好像弹指之间一样。我以观见法空修成阿罗汉果。如来佛说我是头陀第一。微妙法性明了遍在,能灭尽虚妄诸漏。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以法因为最上。

【经文】:

阿那律陀。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出家。常乐睡眠。如来诃我为畜生类。我闻佛诃。啼泣自责。七日不眠。失其双目。世尊示我乐见照明金刚三昧。我不因眼。观见十方。精真洞然。如观掌果。如来印我成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旋见循元。斯为第一。

【解释】:

阿那律陀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当初我刚出家时,贪图睡眠,如来呵责我与畜牲一般,我听後就哭泣自责,自此七天七夜不敢睡觉,终於导致双目失明,世尊教我修持乐见照明金刚三昧法,返观本心,照完又照,照见到自己本性原来不动不坏,一时间就开启了金刚正眼,由此证得天眼照明,不必依靠眼根就能看见十方世界,其精微洞悉,就像看手上的庵摩罗果一样清楚。如来授印我得成阿罗汉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的修证,以向内观照,亡尘脱根为第一。

【经文】:

周利盘特迦。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阙诵持。无多闻性。最初值佛。闻法出家。忆持如来一句伽陀。於一百日。得前遗後。得後遗前。佛愍我愚。教我安居调出入息。我时观息。微细穷尽。生住异灭。诸行刹那。其心豁然。得大无碍。乃至漏尽成阿罗汉。住佛座下。印成无学。佛问圆通。如我所证。反息循空。斯为第一。

【解释】:

周利和盘待迦两位尊者从座位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的记忆力不好,所以不能博学多闻,当初我遇到佛,听到宣示佛法而出家。在诵持如来四句偈语时,一百天当中,诵到前句就忘了後句,记得後句又忘了前句。佛哀悯我的愚笨,便教我于静室中以数息来调摄身心。我详观细审出入气息,到了出入极为微细之时,忽然觉得无人、无我、无众生、无寿者,刹那生灭都无,心念打成了一片,本心一时间就豁然开启,了无罣碍,从而烦恼漏尽,成就了阿罗汉果,住持如来佛座下,由佛印记我的无学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以调息而入空为第一。

【经文】:

憍梵砵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有口业。於过去劫轻弄沙门。世世生生有牛呵病。如来示我一味清净心地法门。我得灭心入三摩地。观味之知。非体非物。应念得超世间诸漏。内脱身心。外遗世界。远离三有。如鸟出笼。离垢销尘。法眼清净。成阿罗汉。如来亲印登无学道。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还味旋知。斯为第一。

【解释】:

桥梵钵提即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并对佛说:我的口业欲求最重,在过去无数劫之中我轻慢沙门的戒律,所以生生世世犯有如牛反刍的毛病。如来启示我一味清净心地法门,我由此修证而能灭心,证入正等正觉三摩地。我观察到滋味原来即无体无物,从而得以超越世间种种欲求烦恼,解脱身心束缚,离弃尘物世界,并远离色界、欲界、无色界,此时,我真像出笼鸟,尘垢销尽,法眼清净,而成就了阿罗汉果位。如来现自印证我得登无学大道。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以归味还觉为第一。

【经文】:

毕陵伽婆蹉。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发心从佛入道。数闻如来说诸世间不可乐事。乞食城中。心思法门。不觉路中毒剌伤足。举身疼痛。我念有知。知此深痛。虽觉觉痛。觉清净心。无痛痛觉。我又思惟。如是一身。宁有双觉。摄念未久。身心忽空。三七日中。诸漏虚尽。成阿罗汉。得亲印记。发明无学。佛问圆通。如我所证。纯觉遗身。斯为第一。

【解释】:

毕陵伽婆蹉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并对佛说:当我初发心跟从佛修习佛法时,曾多次听如来说世间种种不可乐道的事,即使是在城中乞食,心里仍然想著修证的法门,而不经意被路上的毒刺刺伤了脚,一时全身疼痛难忍,我即以心念去感知,但是只感知到剧痛,此时,我觉得了我的痛觉,我又觉得了清净本心并无痛觉。那时我想,难道我只此一个身体却有两种感觉吗?如此摄聚心念没多久,身心忽然入空,从此二十一天当中,我的烦恼妄尘随之一一销尽,成就了阿罗汉果位。如来视印了我的无学果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以遗身纯觉为第一。

【经文】:

须菩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旷劫来。心得无碍。自忆受生如恒河沙。初在母胎。即知空寂。如是乃至十方成空。亦令众生证得空性。蒙如来发性觉真空。空性圆明。得阿罗汉。顿入如来宝明空海。同佛知见。印成无学。解脱性空。我为无上。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诸相入非。非所非尽。旋法归无斯为第一。

【解释】:

须菩提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从很久劫时以来,就意根清净,心身自在,无有罣碍,已经历了无数量的生,所以在母胎之中,就已经知道四大本空,出胎之後,因此能悟解到十方世界无不空寂,出家以後,又宣说一切法空,以至能令众生证得空性,直到如来启示我,悟解到觉性才是真正的空,真空妙性圆融灵明,因此而证得阿罗汉果,得入如来真空性海,证得和佛一样的知见,佛印证我已成就无学道。我虽证得空性,但又不住於空,所以得到无上解脱,佛称我为解空第一。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诸相是空,能所俱灭,旋转虚妄生灭,复归本元觉性,所以,以空去意根为第一。

【经文】:

舍利弗。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旷劫来。心见清净。如是受生如恒河沙。世出世间种种变化。一见则通。获无障碍。我於路中。逢迦叶波兄弟相逐。宣说因缘。悟心无际。从佛出家。见觉明圆。得大无畏。成阿罗汉。为佛长子。从佛口生。从法化生。佛问圆通。如我所证。心见发光。光极知见。斯为第一。

【解释】:

舍利弗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从很久劫以来,心见就得到了清净,所以经历了无数次的生都无昏昧迷惑,我看世间和出世间的事物种种变化与实相,都是一经看见即时就能通达了悟,从未有障碍不明白的事,有一日,我在路上遇见迦婆叶兄弟在宣说佛的因缘深义,听完後我顿然明悟到如来藏心周遍法界没有边际。因此跟从如来出家,我的心更显圆明,无障无碍,得到了大无畏力,成就了阿罗汉果,在佛弟子中称为智慧第一。所以得为佛的长子,亲蒙佛的口授,所以好像是从佛口生出来,依佛教诲而成就,我彷佛就是从佛法里化生出来。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心见生出无碍智光,智光达致极点成为佛的所知所见,我以为这是第一。

【经文】:

普贤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已曾与恒沙如来为法王子。十方如来。教其弟子菩萨根者。修普贤行。从我立名。世尊。我用心闻。分别众生所有知见。若於他方恒沙界外。有一众生。心中发明普贤行者。我於尔时乘六牙象。分身百千。皆至其处。纵彼障深。未得见我。我与其人暗中摩顶。拥护安慰。令其成就。佛问圆通。我说本因。心闻发明。分别自在。斯为第一。

【解释】:

普贤菩萨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并对佛说:我在过去生中已经跟从无数量的如来弘扬佛法,为法王子,十方的如来,都教导有菩萨善根的弟子们修普贤行,这普贤行,就是随我的名而安立的。世尊,我用心闻,就能分别所有众生的种种知见,如果远在无数世界之外,有一个众生发心修普贤行,我就能即时乘六牙白象到他身边去护持他,如果有百千亿众生同时发心修普贤愿行,我也能化为百千亿身,乘百千亿白象,顷刻就能到他们身边。纵然他们因业障深重不能看见我,我也会暗中为他们摩顶,安慰他们并为他们护持。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本因,以心闻发起智慧光明,能於一切法分别自在,所以为第一。

【经文】:

孙陀罗难陀。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出家从佛入道。虽具戒律。於三摩地心常散动未获无漏。世尊教我。及拘絺罗。观鼻端白。我初谛观。经三七日。见鼻中气出入如烟。身心内明。圆洞世界。遍成虚净。犹如琉璃。烟相渐销。鼻息成白。心开漏尽。诸出入息化为光明。照十方界。得阿罗汉。世尊记我当得菩提。佛问圆通。我以销息。息久发明。明圆灭漏。斯为第一。

【解释】:

孙陀罗难陀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初出家时、虽然能够严守戒律,但是修持禅定澄心静虑时,常有散乱,定力常失,所以还不能成就无漏果位。世尊就教我和我的母舅拘烯罗,一起观视鼻端的白气,以此来收摄散乱心念,观视二十一天,看到鼻子中出入的气息像白烟一样,从此得到定力,身心一概圆明透彻,洞观一切世界,遍照无遗,清净无染,就像看玻璃一样内外分明。白烟渐渐销逝之後,出入的气息竟然都是白色的,都化浊为清。这时,我真心开朗,烦恼漏尽,所有出入气息都化成智慧光明,遍照在十方世界,由此我成就了阿罗汉果位。世尊授记我当得菩提,说我很快就获得了菩提佛道。佛问哪个法门最圆通,我认为,观息止息而成白息,发智慧光明,圆满明照,漏尽烦恼,这应是第一法门。

【经文】:

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旷劫来。辩才无碍。宣说苦空。深达实相。如是乃至恒沙如来秘密法门。我於众中微妙开示。得无所畏。世尊知我有大辩才。以音声轮教我发扬。我於佛前助佛转轮。因师子吼。成阿罗汉。世尊印我说法无上。佛问圆通。我以法音降伏魔怨。销灭诸漏。斯为第一。

【解释】:

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从座位上站起来,顶礼佛足,对佛说:我从无量劫时以来,就具有了无所阻碍的辩才,所以常为众生宣说苦、空的小乘道理,从而明白了真如实相的妙义,即使是无量如来佛的秘密法门微妙深义,我都能巧妙的为大众们宣说,我因此而得到一切大无畏的力量。世尊知道我有大辩才,就教导我用说法的音声推转法轮,我就常随佛的左右,以音声转轮,帮助佛弘扬大法教化众生。由於我说法时有大无畏力,有如狮子吼,所以,我就得成就了阿罗汉果。世尊印证我是说法无上。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所证,以说法的无畏声音能降伏三界妖魔怨贼,销尽诸漏为第一。

【经文】:

优波离。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亲随佛踰城出家。亲观如来六年勤苦。亲见如来降伏诸魔。制诸外道。解脱世间贪欲诸漏。承佛教戒。如是乃至三千威仪。八万微细。性业遮业。悉皆清净。身心寂灭。成阿罗汉。我是如来众中纲纪。亲印我心。持戒修身。众推为上。佛问圆通。我以执身。身得自在。次第执心。心得通达。然後身心一切通利。斯为第一。

【解释】:

优波离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曾亲随如来越城出家,亲见如来修行六年中的种种勤苦,也亲见如来以法降伏种种魔法,制伏种种外道,从此深知贪欲为诸漏之本,狂心顿歇,一时便解脱了世间种种贪欲烦恼。佛教导我严守戒律,直至持守三千威律,一时八万四千微细罪业等等,都被灭除。身心清净,静定寂灭,由此而成就了阿罗汉果。现在我在如来信众中专事整肃纲纪,总领佛众,如来亲自印可我,众人也推举我为持戒修身最好。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修证,持戒修身使身得大自在,持戒修心使心得大光明,身心一切都得圆通,这应当是第一法门。

【经文】:

大目犍连。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初於路乞食。逢遇优楼频螺。伽耶。那提。三迦叶波。宣说如来因缘深义。我顿发心。得大通达。如来惠我袈裟著身。须发自落。我游十方。得无罣碍。神通发明。推为无上。成阿罗汉。宁唯世尊。十方如来叹我神力。圆明清净。自在无畏。佛问圆通。我以旋湛。心光发宣。如澄浊流。久成清莹。斯为第一。

【解释】:

大目犍连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当初我在路上乞食,遇到了迦叶家三兄弟,即优楼频螺、伽耶、那提,他们正在宣说如来佛所说因缘的深密奥义,我听闻之後,即刻发心无上觉智,从而身心都得自在通达。我投奔如来出家,如来一言既出,我就须发脱落,袈裟著身,当下俱足道貌堂堂的比丘。至此,我得大神通力,遍游十方世界没有一点障碍,大家说我是神通第一,由此而成就了阿罗汉果。不仅仅是世尊,连十方世界如来佛都欣叹我的神通力是如此清净圆明,有如此的大自在和大无畏。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的修证,我以为发扬湛然不动的心体,以致心光发宣,得大神通,使浊流清莹澄澈为第一。

【经文】:

乌刍瑟摩。於如来前。合掌顶礼佛之双足。而白佛言。我常先忆久远劫前。性多贪欲。有佛出世。名曰空王。说多婬人。成猛火聚。教我遍观百骸四肢诸冷煖气。神光内凝。化多婬心成智慧火。从是诸佛皆呼召我。名为火头。我以火光三昧力故。成阿罗汉。心发大愿。诸佛成道。我为力士。亲伏魔怨。佛问圆通。我以谛观身心煖触。无碍流通。诸漏既销。生大宝焰。登无上觉。斯为第一。

【解释】:

乌刍瑟摩站在如来座前,顶礼佛足,并对佛说:我常常忆想起在久远劫时以前,我有多麽地贪欲,後来有佛现示在世间,名叫宝王,他说淫欲过度就会猛火聚集,教我看遍了人身百骸四肢的种种冷热秽浊不净之相,遍观之中,我得以神光内敛、将那贪欲之心化为了智慧之火,从此以後诸佛称我为火首金刚,以此彰扬我有将不净秽恶化成清净的德能。我是以火光三昧力成就阿罗汉果的。我曾发大誓愿,为了诸佛成道,我愿为金刚大力士,我将为诸佛降伏魔法,制止五蕴炽盛的怨恶。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所证、我以为谛观身心冷暖触觉,达致离合无碍,烦恼漏尽的境地,从而生出大宝火焰,得登无上觉位最为圆通。

【经文】:

持地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念往昔。普光如来出现於世。我为比丘。常於一切要路津口。田地险隘。有不如法。妨损车马。我皆平填。或作桥梁。或负沙土。如是勤苦。经无量佛出现於世。或有众生於闤闠处。要人擎物。我先为擎。至其所诣。放物即行。不取其直。毗舍浮佛现在世时。世多饥荒。我为负人。无问远近。唯取一钱。或有车牛被於。泥溺。我有神力。为其推轮。拔其苦恼。时国大王延佛设斋。我於尔时平地待佛。毗舍如来。摩顶谓我。当平心地。则世界地一切皆平。我即心开。见身微尘。与造世界所有微尘等无差别。微尘自性。不相触摩。乃至刀兵亦无所触。我於法性。悟无生忍。成阿罗汉。回心今入菩萨位中。闻诸如来宣妙莲华佛知见地。我先证明而为上首。佛问圆通。我以谛观身界二尘。等无差别。本如来藏。虚妄发尘。尘销智圆。成无上道。斯为第一。

【解释】:

持地菩萨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回想起从前普光如来出现在世间,我还是一个比丘,常常在道路隘口和河流津渡等等地形险隘的地方,看到有不宜车马通行,或者有危险的地方,我就舖设道路,架设桥梁,从不厌烦辛勤艰苦。又经过了无量佛出现世间,要是有众生在过险峻地方时无法持物,我就会去帮助他们拿东西背物件,随他们要我送到那里都行,从不要别人的报酬。在毗舍浮佛出现於世间之时,那时饥馑遍地,我就去作搬运的事,不管要走多远,我只收一文钱。要是有牛车陷入泥泞,我有神力帮助推车,解人於困厄之中。那时国王设斋宴请佛说法,我就平整道路接待佛的光临,毗舍如来为我摩顶,并告诉我,心地平整则世界一切地都会平整。闻法之下,我就开悟了心地。觉察到人身犹如微尘,与世界所有微尘并无差别,悟解到微尘的本性在於它们本来没有任何相触相摩,以至於用种种兵器都不能触及到它们。我於一切法的自性中,悟到了无生法忍,能於不生不灭之法中安忍不动心,从而成就阿罗汉果。因心现在进入到菩萨位中,聆听诸如来佛宣说妙莲华时,佛的所知所见,我都先得到了证明,从而就成了上首。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我以为谛观自身与世界两种微尘本无差别,都是如来藏自性真如,一切尘物都是虚妄生发,灭掉妄尘便智慧圆满,以至成就无上觉道,这堪称为最上法门。

【经文】:

月光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为水天。教诸菩萨修习水观。入三摩地。观於身中。水性无夺。初从涕唾。如是穷尽津液精血。大小便利。身中旋复。水性一同。见水身中与世界外浮幢王刹。诸香水海。等无差别。我於是时。初成此观。但见其水未得无身。当为比丘。室中安禅。我有弟子。闚窗观室。唯见清水遍在室中。了无所见。童稚无知。取一瓦砾投於水内。激水作声。顾盼而去。我出定後。顿觉心痛。如舍利弗遭违害鬼。我自思惟。今我已得阿罗汉道。久离病缘。云何今日忽生心痛。将无退失。尔时童子捷来我前。说如上事。我则告言。汝更见水。可即开门。入此水中。除去瓦砾。童子奉教。後入定时。还复见水。瓦砾宛然。开门除出。我後出定。身质如初。逢无量佛。如是至於山海自在通王如来。方得亡身。与十方界诸香水海。性合真空。无二无别。今於如来得童真名。预菩萨会。佛问圆通。我以水性一味流通。得无生忍。圆满菩提。斯为第一。

【解释】:

月光童子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想起在无数劫时以前,有水天佛出现世间,教各位菩萨修习水观而证得三摩地。观察自身之中的水性,与其他诸大并无冲突陵夺。最先从自身中鼻涕唾沬开始,然後穷尽观想津液精血大小便利等等,它们在身体内漩流往复与水没有什麽不同。身内是这样,外部世界的浮幢、玉刹、种种香水海等等,其水性都是一样,没有什麽差别。那时,我还只是初步修得水观,只看得到水在身内身外,证得身心内外相应无间,但是还没有观见到无身,即还没有证得五蕴皆空。那时,我还是一个比丘,在禅室里坐禅,我有一个弟子隔窗窥视,只见满室只是一泓清水,没有其它东西,弟子年少无知,拿一块石头投进室内清水之中,水声溅响,然後离去。到我从禅坐中出定时,顿时感觉到心有疼痛,就像当初舍利弗定中遭伤害一样。当时我想,我已证得阿罗汉果,脱离病缘很久了,今天怎麽会有疼痛呢?难道道果有所退失了吗?这时弟子前来告诉我他刚才所做的事,我就告诉,如再看到室内清水就开门进来,把水中的石块捡走。童子後来照办了。当我禅坐入定後,他又看到满室清水,於是开门进来捡去了水中石块。我出定後,感觉身体安然如初并无疼痛。从无量佛现示世间,直至山海自在通王如来现示世间时,我才观想到了亡身除蕴的境地,才能达致内外如一,此时我的身躯已经可以化水,与十方世界诸香水海的水性融洽无间了。佛称我为童真,从此我得入了菩萨位中。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照我的修证,我以为观想水性融洽,流通无碍,由此证得无生忍,成就圆满菩提是第一法门。

【经文】:

琉璃光法王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经恒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声。开示菩萨本觉妙明。观此世界及众生身。皆是妄缘风力所转。我於尔时。观界安立。观世动时。观身动止。观心动念。诸动无二。等无差别。我时觉了此群动性。来无所从。去无所至。十方微尘颠倒众生。同一虚妄。如是乃至三千大千一世界内。所有众生。如一器中。贮百蚊蚋。啾啾乱鸣。於分寸中鼓发狂闹。逢佛未几。得无生忍。尔时心开。乃见东方不动佛国。为法王子。事十方佛。身心发光。洞彻无碍。佛问圆通。我以观察风力无依。悟菩提心。入三摩地。合十方佛传一妙心。斯为第一。

【解释】:

榴璃光法王子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忆想起在恒河沙数劫以前,有佛出现在世间,叫做无量声佛。此佛开示菩萨们,本觉是灵明妙用的,而这个娑婆世界和众生的身心,都是妄念攀缘的结果,都被妄念风力所转动。那时,我就观察这个世界是如何安立的,我谛观到这世界依空间而立,依时间而迁流,我谛观到身心是外止而内动,谛观到心随念想而摇动。我观见到这些种种动并没有什麽差别,一时我就觉悟到这些种种动静,都是无处而来无所而去的。觉悟到十方微尘世界一切颠倒众生,以至於三千大千世界里的一切众生,都像是盛在一个容器里的百千只蚊虫,在那里面哄哄乱鸣,分寸之间竟能狂鸣如雷响。没有多久,我就得入了无生法忍,能於不生不灭之法中安忍不动心念了。开悟之时,我看到东方不动佛国,作为法王子,我侍奉十方如来佛,身心俱发智慧光芒,能洞澈一切而无阻碍。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我以为,观察妄念风力本来无所依持,能悟得菩提心,证入三摩地,能应和十方如来传播唯一妙明真心,这应当是最上法门。

【经文】:

虚空藏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与如来。定光佛所。得无边身。尔时手执四大宝珠。照明十方微尘佛刹。化成虚空。又於自心现大圆镜。内放十种微妙宝光。流灌十方尽虚空际。诸幢王刹。来入镜内。涉入我身。身同虚空。不相妨碍。身能善入微尘国土。广行佛事。得大随顺。此大神力。由我谛观四大无依。妄想生灭。虚空无二。佛国本同。於同发明。得无生忍。佛问圆通。我以观察虚空无边。入三摩地。妙力圆明。斯为第一。

【解释】:

虚空藏菩萨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我和如来佛曾在定光佛那里,我修得了无边身虚空相,能以虚空证知一切法为虚空所印。那时,我手持四大宝珠,照明如十方微尘多的宝刹,一齐化成十方虚空。我又在自心中间现示大圆镜,大圆镜内放射十种微妙宝光,宝光能流灌十方,盈尽无边虚空,并能将诸幢王刹摄入镜内,涉入我的无边身中,因为我的身躯如虚空一般,所以、并没有什麽障碍。我的身躯又能散入到和微尘一样多的国土里去,以便广行佛事,同时亦达到了大随顺心,能应机通感一切而不有染,妙用与佛一样。这等大神力,是由我谛观到四大本来无依,一切皆是妄想生灭,与虚空并无差别,与佛国原来一致而得到的。如此谛观之时,我就证得了无生忍,能於不生不灭的法性之中安忍不动一切心念。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所证,我以为谛观虚空无边,证入三摩地,生发无上妙力是第一法门。

【经文】:

弥勒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经微尘劫。有佛出世。名日月灯明。我从彼佛而得出家。心重世名。好游族姓。尔时世尊。教我修习唯心识定。入三摩地。历劫已来。以此三昧事恒沙佛。求世名心歇灭无有。至然灯佛出现於世。我乃得成无上妙圆识心三昧。乃至尽空如来国土净秽有无。皆是我心变化所现。世尊。我了如是唯心识故。识性流出无量如来。今得授记。次补佛处。佛问圆通。我以谛观十方唯识。识心圆明。入圆成实。远离依他及遍计执。得无生忍。斯为第一。

【解释】:

弥勒菩萨从座位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忆想过去无数劫时,有佛出现在世间,叫做日月灯明佛,我跟从此佛出家後,却仍然追逐世间荣名,攀附高贵种姓。後来世尊教我修习唯心识定,证入了三摩地。又经历了无数劫以後,我以此正觉三昧,侍奉随顺恒河沙数诸佛,追求世间荣名的心念歇灭无有。又到了燃灯佛出现於世间时,我就成就了无上妙圆识心,直至成就了三昧也无,尽空一切的境界。此时,我已明悟,无尽如来国土,不论是秽是净,是有是无,都是识心变现而成。世尊,由於我了知这样的唯心识的缘故,所以,从我识心里能涌流出无数量的如来佛。现在我已得如来印证,得入菩萨位中。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修证,我以为谛观十方世界只是识心所成,识心一旦圆明,就能证入圆明真实之性,从而远离依他起性和遍计执心,从而能得无生忍,能於不生不灭之法性中安忍不动心念,这应是第一法门。

【经文】:

大势至法王子。与其同伦五十二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忆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无量光。十二如来。相继一劫。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如有人。一专为忆。一人专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见非见。二人相忆。二忆念深。如是乃至从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异。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如染香人。身有香气。此则名曰香光庄严。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无生忍。今於此界。摄念佛人归於净土。佛问圆通。我无选择。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

【解释】:

大势至法王子和同道的五十二位菩萨从座上站起,顶礼佛足,对佛说:忆想过去无数劫时,有佛出现於世,叫做无量光佛,十二位如来前後相续共一个劫时,其中最後一个佛叫超日月光佛,这佛教我持念佛法的奥妙法门。譬如有人能擅记忆,有人擅忘却,这两个人,不论是能遇在一起还是不能遇在一起,或者能相见还是不能相见,只要两人间相互生起忆想,心念深切,忆念的力量自然加深,就能够在生生世世之中,如影随形一样不相分离,他们之间也不会有任何相互抵触分别的事情发生。十方如来怜悯众生的心,就像母亲忆念孩子一样,假若孩子逃逝不见了,这个忆念又有什麽用处?假如孩子忆念母亲,也像母亲想念孩子那样,两个忆念深深切切,那麽,母亲与孩子就能生生世世都不会分离。如果众生对佛心生忆念,那麽忆念一起必能见佛,如此则离佛不会遥远,则可以不假借任何方便,自然得到心开。这就好比专事染香的工匠,身上必定有香气溢出,这就叫做香光庄严。我的修习本因地是以忆念佛的心,证入无生法忍。现在我在这个娑婆世界,能摄受所有忆念佛的众生统统归於佛国净土之中。佛问哪个法门最为圆通、依我所证,我没有什麽选择,而是收摄起全部六根,心心念念相续不断,和合归於精明心,离於分别,如此清净念佛,必能证入三摩地,得入无上正等正觉,我以为,这应是第一法门。

【卷六】

【经文】:

尔时观世音菩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世尊。忆念我昔无数恒河沙劫。於时有佛出现於世。名观世音。我於彼佛发菩提心。彼佛教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初於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获二殊胜。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

【解释】:

那时,观世音菩萨从座上起身,向佛深行大礼後对佛说:世尊,回想起从前我经历的那些不可胜数的劫时,当时,有一位名叫观世音的佛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我向他发露要修正等正觉的菩提心愿,这佛教导我从听闻思维入手修持,然後进入正定正持。最初在闻性中修时,进入了内流便渐渐亡失了所闻的声音,此时一切都寂寞了,动和静两种现象了然不生,然後逐渐增加定力,不但所闻的动静二相不复存在,耳根能闻的闻性,也同时俱尽。此时,六用不行,唯余一觉,所觉知的一切皆是空,空觉是极其圆融的。一切空归於寂灭,生灭也归於寂灭。当空灭呈现於前时,忽然超越了在世与出世间的界线,十方世界都是圆通明朗的。从而获得了两种特别无上的妙用:一是向上应合了十方世界的众佛们具有的根本觉悟心和佛的慈力,二是向下应合了十方世界身处六道轮回中的众生向佛的悲仰之心。

【经文】:

世尊。由我供养观音如来。蒙彼如来。授我如幻闻熏闻修金刚三昧。与佛如来同慈力故。令我身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世尊。若诸菩萨。入三摩地。进修无漏。胜解现圆。我现佛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若诸有学。寂静妙明。胜妙现圆。我於彼前现独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若诸有学。断十二缘。缘断胜性。胜妙现圆。我於彼前现缘觉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若诸有学。得四谛空。修道入灭。胜性现圆。我於彼前现声闻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若诸众生。欲心明悟。不犯欲尘。欲身清净。我於彼前现梵王身。而为说法。令其解脱。若诸众生。欲为天主。统领诸天。我於彼前现帝释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欲身自在游行十方。我於彼前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欲身自在飞行虚空。我於彼前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统鬼神。救护国土。我於彼前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统世界。保护众生。我於彼前现四天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生天宫。驱使鬼神。我於彼前现四天王国太子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乐为人王。我於彼前现人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主族姓。世间推让。我於彼前现长者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谈名言。清净自居。我於彼前现居士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治国土。剖断邦邑。我於彼前现宰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爱诸数术。摄卫自居。我於彼前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男子。好学出家。持诸戒律。我於彼前现比丘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女人。好学出家。持诸禁戒。我於彼前现比丘尼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男子。乐持五戒。我於彼前现优婆塞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女子。五戒自居。我於彼前现优婆夷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女人。内政立身。以修家国。我於彼前现女主身。及国夫人命妇大家。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众生。不坏男根。我於彼前现童男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处女。爱乐处身。不求侵暴。我於彼前现童女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诸天。乐出天伦。我现天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诸龙。乐出龙伦。我现龙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有药叉。乐度本伦。我於彼前现药叉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乾闼婆。乐脱其伦。我於彼前现乾闼婆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

若阿修罗。乐脱其伦。我於彼前现阿修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紧那罗。乐脱其伦。我於彼前现紧那罗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摩呼罗伽。乐脱其伦。我於彼前现摩呼罗伽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众生。乐人修人。我现人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若诸非人。有形无形。有想无想。乐度其伦。我於彼前皆现其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是名妙净三十二应。入国土身。皆以三昧闻熏闻修无作妙力。自在成就。

【解释】:

世尊,由於我供养观音佛、如来佛,又承蒙这些佛授予我如幻闻熏闻修,从而获得金刚三昧以及佛一般的慈力,使的我的身体具有三十二种应现身份,能够进入种种国土。世尊,如果是那些在禅定中的菩萨在修持断除烦恼的无漏智慧并且已进入悟解圆通的境地时,我便在他们之中显现佛的身体而为他们讲法,使他们得到解脱。如果那些还没有获得菩萨果位的修道者,已经进入了寂静妙明的境地,并且正现示出妙明圆通时,我就在他们之中显现独觉的身份,而为其讲法,使他们进一步得到解脱。如果是那些尚未得菩萨果位,但在行修断脱十二因缘束缚,并且已成就了断缘,而了悟自己本性的有学修道者,我就在他们之中显现出缘觉的身份,并为他们说法,使他们得到进一步的解脱。如果是那些没有得到菩萨果位的有学修道者,在修持中已证得苦、集、灭、道四谛皆空,并进一步修行入灭定的境界,并且正在现示出妙性圆通时,我就在他们之中显现声闻的身份,来为他们说法,使其得到解脱。如果是那些众生,想要修持心明觉悟而不欲染尘世间各种欲望,并想获得身心清净,我就在他们之中显现梵王的身份,来为他们说法,使他们得到解脱。如果那些众生想成为天上的主子,想统率领导众天神,我就在他们之中显现出帝释身修,而为他们说法,使他们能有所成就。如果有些众生想求得身体的自由自在,逍遥於十方世界,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自在天的身份,为他们说法,使其有所成就,如果众生想有让身体自由地飞行於太空的能力,我就在其面前显现大自在天的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能有所成就。如果那些众生喜欢统辖鬼神世界,拯救和卫护四方国土,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天大将军的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那些众生喜爱统治世界,保护众生,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四天王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能有所成就。如果众生喜爱生活在天宫中,从事驱使鬼神的工作,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四天国太子的身份,而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那些众生乐意在人间为王,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人王的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那些众生愿做宗族的首领,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出长者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成就其事。如果那些众生爱谈论佛的道理,过与世无争的清净日子,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居士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那些众生喜好治理国家,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宰官的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那些众生喜好各种计算巧技,过著卫生讲究的生活,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婆罗门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能得其所求。如果有男人,愿意出家修行,遵从出家人的戒律,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比丘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有女人,愿意出家修行,遵从出家人的戒律,我就在她们面前显现比丘尼身份,为她们说法,使她们有所成就。如果有男人,愿意持守不杀生、不偷盗、不奸淫、不欺骗、不饮酒这五条戒律,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优婆塞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有女人,也愿意以五戒自居,我就在她们面前显现优婆夷身份,为她们说法,使她们有所成就。如果有女人,愿献身於家庭事务和利益国家的事务,我就在她们面前显现女主的身份,为她们说法,使她们有所成就。如果那些众生,不愿意破坏自己的童身,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童男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有处女身的女子,乐意保持自己的处女之身,不愿遭入侵暴,我就在她们面前显现童女身份,为其说法,使其有所成就。如果有众天神,乐意摆脱天的纲常伦纪的拘束,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天的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有龙,乐意不受龙的纲常伦纪的拘束,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龙的身份,为他们说法,使其有所成就。如果有夜叉,乐意超出本身的伦常,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夜叉身份,为其说法,使其有所成就。如果有乾洇婆,乐意脱离自己的伦常,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乾泅婆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

如果是阿修罗,愿脱离其伦常,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阿修罗身份,为其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是紧那罗,愿意脱离其伦常,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紧那罗身份,为其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是摩呼罗伽,愿意脱离其伦常,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摩呼罗伽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如果众生愿意过著普通人的生活,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人身,为其说法,使其能有所成就。如果是那些非人的东西,不管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有想的还是无想的,愿意超脱其伦常,我就在他们面前显现他们自己的身份,为他们说法,使他们有所成就。这种种现身就叫做妙净三十二应入国土身。这都是因为修持正定正觉,获得无缘而作的妙力,而自在成就的。

【经文】:

世尊。我复以此闻熏闻修。金刚三昧无作妙力。与诸十方三世六道一切众生。同悲仰故。令诸众生。於我身心。获十四种无畏功德。一者。由我不自观音以观观者。令彼十方苦恼众生。观其音声。即得解脱。二者。知见旋复。令诸众生。设入大火。火不能烧。三者。观听旋复。令诸众生。大水所漂。水不能溺。四者。断灭妄想。心无杀害。令诸众生。入诸鬼国。鬼不能害。五者。熏闻成闻。六根销复。同於声听。能令众生。临当被害。刀段段坏。使其兵戈。犹如割水。亦如吹光。性无摇动。六者。闻熏精明。明遍法界。则诸幽暗性不能全。能令众生。药叉。罗刹。鸠盘茶鬼。及毗舍遮。富单那等。虽近其傍。目不能视。七者。音性圆销。观听返入。离诸尘妄。能令众生。禁系枷锁。所不能著。八者。灭音圆闻。遍生慈力。能令众生。经过险路。贼不能劫。九者。熏闻离尘。色所不劫。能令一切多婬众生。远离贪欲。十者。纯音无尘。根境圆融。无对所对。能令一切忿恨众生。离诸瞋恚。十一者。销尘旋明。法界身心。犹如琉璃。朗彻无碍。能令一切昏钝性障诸阿颠迦。永离痴暗。十二者。融形复闻。不动道场。涉入世间。不坏世界。能遍十方。供养微尘诸佛如来。各各佛边为法王子。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男者。诞生福德智慧之男。十三者。六根圆通。明照无二。含十方界。立大圆镜空如来藏。承顺十方微尘如来。秘密法门。受领无失。能令法界无子众生。欲求女者。诞生端正福德柔顺。众人爱敬有相之女。十四者。此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现住世间诸法王子。有六十二恒河沙数。修法垂范。教化众生。随顺众生。方便智慧。各各不同。由我所得圆通本根。发妙耳门。然後身心微妙含容。周遍法界。能令众生持我名号。与彼共持六十二恒河沙诸法王子。二人福德。正等无异。世尊。我一名号。与彼众多名号无异。由我修习得真圆通。是名十四施无畏力。福备众生。

【解释】:

世尊,我又因为从圆通修持的正定正觉,以及无作妙力从而与十方三世六道中的一切众生有同一的悲仰如来之心的缘故,使众生通过与我的身心沟通,可获得十四种无畏功德。第一种是,由我不自观音,以观观者,使那些十方世界中身陷苦恼的众生、能观想到这些声音即可得到解脱。第二种是,知见旋复,此可使众生,即使陷入大火之中,火也没办法烧著他们。第三种是,观听旋复,使众生即使陷入大水之中,那水也不能将他们沉溺。第四种是,断灭妄想,即心中没有杀戮害人之想,可使众生,即使进入鬼域,鬼也不能伤害他们。第五种是,薰闻成闻,六根归於耳根,於听音之中就能使众生在被害的时候,加害於他的刀顿时坏成一段段而无法损伤他,让那些兵器如同割水吹光一样,丝毫动摇不了他的生命。第六种是,闻薰精明,光明遍布法界,使幽暗之性不能张扬,能使众生虽然身在夜叉、罗刹、鸠盘茶鬼以及毗舍遮、富单那等等鬼怪的旁边,却不会被发现。第七种是,音性圆销,使一切观听都返还本心,并脱离种种尘世的妄念,能使众生免遭枷锁囚禁。第八种是,灭音圆闻,到处遍布慈悲力,能使众生,在经历艰险路途时,不被盗贼所劫夺。第九种是,薰闻离尘,不为色所动,使有各种欲望的众生,远远离开贪欲。第十种是,纯音无尘,六根归於圆通,没有任何差别,能够使一切心怀忿恨的众生,远离各种怨忿。第十一种是,销尘旋明,法界和身心就像琉璃一样,晶莹透明,无遮无降,能使处在昏昧混乱之中,心性迷失的各种外道修行者,永远离开痴愚昏昧。第十二种是,融形复闻,能够使不动道场安住世间,使不坏世界遍在十方,供养与微尘一样多的佛,在各位佛旁边,做佛的弟子,能够使法界中无子的众生,想要男儿,就可得到有幅有德有智慧的男儿,第十三种是,六根圆通,观和所观圆融无二,含容十方世界,建立起大圆镜空如来藏,承接顺受像十方微尘一样多的佛的微妙法门,受领法门无一遗失,能使法界中没有子女的众生,欲求女子,便可得到有幅有德、温柔敦厚,相貌端正,受大家敬爱的女子。第十四种是,这三千大千世界,百亿日月,现在住世间的各种佛弟子,像六十二条恒河中的沙那样的多,他们都修持佛法,并以此垂示教化众生,随顺众生不同的根器,而适用各各不同的方便智慧,都由我这里得到圆融尽通的本根,生发於神妙的耳根法门,然後身心含容著精微的神妙,遍布於法界,能够使持我名号的众生同那些无数的佛弟子具有同样的福份德行,没有任何差别。世尊,我这一个名号与那众多的名号没有差异,他们都由於我的缘故而修习得到真正的圆通,这叫做十四施无畏力,其大福大能遍施众生。

【经文】:

世尊。我又获是圆通。修证无上道故。又能善获四不思议无作妙德。一者。由我初获妙妙闻心。心精遗闻。见闻觉知不能分隔。成一圆融清净宝觉。故我能现众多妙容。能说无边秘密神咒。其中或现一首三首五首七首九首十一首。如是乃至一百八首。千首万首。八万四千烁迦罗首。二臂四臂六臂八臂十臂十二臂。十四十六十八二十至二十四。如是乃至一百八臂。千臂万臂。八万四千母陀罗臂。二目三目四目九目。如是乃至一百八目。千目万目。八万四千清净宝目。或慈或威。或定或慧。救护众生。得大自在。二者。由我闻思。脱出六尘。如声度垣。不能为碍。故我妙能现一一形。诵一一咒。其形其咒。能以无畏施诸众生。是故十方微尘国土。皆名我为施无畏者。三者。由我修习本妙圆通清净本根。所游世界。皆令众生舍身珍宝。求我哀愍。四者。我得佛心。证於究竟。能以珍宝种种。供养十方如来。傍及法界六道众生。求妻得妻。求子得子。求三昧得三昧。求长寿得长寿。如是乃至求大涅盘得大涅盘。佛问圆通。我从耳门圆照三昧。缘心自在。因入流相。得三摩提。成就菩提。斯为第一。

【解释】:

世尊,我又还因为获得这种圆通,修持证得了无上道的缘故,又完善地获得了四种不可思议天缘造作而成的神妙功德。第一种,由於我最初获得了无上妙明的闻心,此心精微已极而遗弃了听闻,见闻觉知不能成为分隔差别,从而成就了一种圆融清净的妙觉。所以我能够显示出各种各样的奇妙容貌,能够诵说无边无际的微妙神咒,在这之中或是显现一首、三首、五首、七首、九首、十一首,像这样乃至於一百零八首、千首,万首、八万四千烁迦罗首。或是显现两臂、四臂、六臂、八臂、十臂、十二臂、十四臂、十六臂、十八臂、二十臂,至二十四臂,像这样乃至於一百零八臂、千臂、万臂、八万四千母陀罗臂。或显现出两目、三目、四目、九目、像这样乃至於一百零八目、千目、万目、八万四千清净宝目。或显现慈悲相,或显现威仪相,或显现禅定相,或显现智慧相,以此来救护众生,使他们得到大自在。第二种,由於我在闻思中脱离出六尘,如声音度越城垣一样没有障碍,因此我能够奇妙地现示出种种形相,能够诵讲种种咒语,这些形相和咒语,以其大无畏功德遍施於众生,由於这样的缘故,如十方微尘一样多的国土,都叫我施无畏者。第三种,由於我修习根本的神妙圆通清净究竟法,因此在我所游历的各种世界中,都可使众生舍弃身体、珍藏、宝物,而来寻求我的哀悯。第四种,我得到了如来本心,证得了究竟涅盘,能够用各种珍宝来供养十方的佛,并且也傍及法界、六道轮回中的众生,使他们求妻的得妻,求子的得子,求正觉的得到正觉,求长寿的得到长寿,如此乃至於求大涅盘的得到大涅盘。佛问我如何得到圆通的法门,我是从耳根法门得以圆照正觉三昧,本心得到解脱烦恼进退无碍的自在,依持流转中的种种相,得到正定正持,成就了菩提妙心,这是第一圆通法门。

【经文】:

世尊彼佛如来。叹我善得圆通法门。於大会中。授记我为观世音号。由我观听十方圆明。故观音名遍十方界。

【解释】:

世尊,那些如来佛,欢喜我圆满地得到圆通法门。在大法会中给我授记观世音的名号。由於我观听著十方圆明,所以观音的名号,遍传於十方世界。

【经文】:

尔时世尊於师子座。从其五体同放宝光。远灌十方微尘如来。及法王子诸菩萨顶。彼诸如来亦於五体同放宝光。从微尘方来灌佛顶。并灌会中诸大菩萨及阿罗汉。林木池沼。皆演法音。交光相罗如宝丝网。是诸大众。得未曾有。一切普获金刚三昧。即时天雨百宝莲华。青黄赤白。间错纷糅。十方虚空。成七宝色。此娑婆界大地山河。俱时不现。唯见十方微尘国土。合成一界。梵呗咏歌。自然敷奏。

【解释】:

那时候,释迦牟尼世尊在师子座上全身上下放射出宝光,给十方微尘一样多的佛以及佛弟子和众多菩萨灌顶。十方诸如来全身上下也同时发射出宝光,从无数量多的地方来为佛灌顶,同时也给法会中的各位大菩萨以及阿罗汉一并灌顶。这时,树林池沼都演奏出法音,万相交相映晖,一切都像处於珍宝编织的丝网中一样。法会中的大众得到未曾有过的欣喜。十方世界的一切众生都获得了不朽的正觉。这时天上百宝莲花如雨一般落下,青黄赤白,间错纷杂十方虚空界,变成了七宝颜色。那娑婆世界,大地山河,一时都不见了,只见如十方微尘一般多的国土,融合成了一个世界。一时梵音颂扬自在演出。

【经文】:

於是如来。告文殊师利法王子。汝今观此二十五无学诸大菩萨。及阿罗汉。各说最初成道方便。皆言修习真实圆通。彼等修行。实无优劣前後差别。我今欲令阿难开悟。二十五行谁当其根。兼我灭後。此界众生。入菩萨乘求无上道。何方便门得易成就。

【解释】:

这时,如来佛告诉文殊师利菩萨说:你今天见到这二十五位无学大菩萨,以及阿罗汉,各自说出自己最初成道的方便法门,所说的都是修习真实圆通法门。他们的修行其实并没有优劣之分,也没有前後的差别。现在我想让阿难悟解到,在二十五种菩萨行中,什麽是这些修行法门中的根本法门。并且在我灭度之後,世间的众生如要得到进入菩萨乘,追求无上的正道,哪一种方便法门更容易得到成就。

【经文】:

文殊师利法王子。奉佛慈旨。即从座起。顶礼佛足。承佛威神说偈对佛。

觉海性澄圆 圆澄觉元妙 元明照生所

所立照性亡 迷妄有虚空 依空立世界

想澄成国土 知觉乃众生 空生大觉中

如海一沤发 有漏微尘国 皆依空所生

沤灭空本无 况复诸三有 归元性无二

方便有多门 圣性无不通 顺逆皆方便

初心入三味 迟速不同伦 色想结成尘

精了不能彻 如何不明彻 於是获圆通

音声杂语言 但伊名句味 一非含一切

云何获圆通 香以合中知 离则元无有

不恒其所觉 云何获圆通 味性非本然

要以味时有 其觉不恒一 云何获圆通

触以所触明 无所不明触 合离性非定

云何获圆通 法称为内尘 凭尘必有所

能所非遍涉 云何获圆通 见性虽洞然

明前不明後 四维亏一半 云何获圆通

鼻息出入通 现前无交气 支离匪涉入

云何获圆通 舌非入无端 因味生觉了

味亡了无有 云何获圆通 身与所触同

各非圆觉观 涯量不冥会 云何获圆通

知根杂乱思 湛了终无见 想念不可脱

云何获圆通 识见杂三和 诘本称非相

自体先无定 云何获圆通 心闻洞十方

生於大因力 初心不能入 云何获圆通

鼻想本权机 只令摄心住 住成心所住

云何获圆通 说法弄音文 开悟先成者

名句非无漏 云何获圆通 持犯但束身

非身无所束 元非遍一切 云何获圆通

神通本宿因 何关法分别 念缘非离物

云何获圆通 若以地性观 坚碍非通达

有为非圣性 云何获圆通 若以水性观

想念非真实 如如非觉观 云何获圆通

若以火性观 厌有非真离 非初心方便

云何获圆通 若以风性观 动寂非无对

对非无上觉 云何获圆通 若以空性观

昏钝先非觉 无觉异菩提 云何获圆通

若以识性观 观识非常住 存心乃虚妄

云何获圆通 诸行是无常 念性元生灭

因果今殊感 云何获圆通 我今白世尊

佛出娑婆界 此方真教体 清净在音闻

欲取三摩提 实以闻中入 离苦得解脱

良哉观世音 於恒沙劫中 入微尘佛国

得大自在力 无畏施众生 妙音观世音

梵音海潮音 救世悉安宁 出世获常住

我今启如来 如观音所说 譬如人静居

十方俱击鼓 十处一时闻 此则圆真实

目非观障外 口鼻亦复然 身以合方知

心念纷无绪 隔垣听音响 遐迩俱可闻

五根所不齐 是则通真实 音声性动静

闻中为有无 无声号无闻 非实闻无性

声无既无灭 声有亦非生 生灭二圆离

是则常真实 纵令在梦想 不为不思无

觉观出思惟 身心不能及 今此娑婆国

声论得宣明 众生迷本闻 循声故流转

阿难纵强记 不免落邪思 岂非随所沦

旋流获无妄 阿难汝谛听 我承佛威力

宣说金刚王 如幻不思议 佛母真三昧

汝闻微尘佛 一切秘密门 欲漏不先除

畜闻成过误 将闻持佛佛 何不自闻闻

闻非自然生 因声有名字 旋闻与声脱

能脱欲谁名 一根既返源 六根成解脱

见闻如幻翳 三界若空华 闻复翳根除

尘销觉圆净 净极光通达 寂照含虚空

却来观世间 犹如梦中事 摩登伽在梦

谁能留汝形 如世巧幻师 幻作诸男女

虽见诸根动 要以一机抽 息机归寂然

诸幻成无性 六根亦如是 元依一精明

分成六和合 一处成休复 六用皆不成

尘垢应念销 成圆明净妙 余尘尚诸学

明极即如来 大众及阿难 旋汝倒闻机

反闻闻自性 性成无上道 圆通实如是

此是微尘佛 一路涅盘门 过去诸如来

斯门已成就 现在诸菩萨 今各入圆明

未来修学人 当依如是法 我亦从中证

非唯观世音 诚如佛世尊 询我诸方便

以救诸末劫 求出世间人 成就涅盘心

观世音为最 自余诸方便 皆是佛威神

即事舍尘劳 非是长修学 浅深同说法

顶礼如来藏 无漏不思议 愿加被未来

於此门无惑 方便易成就 堪以教阿难

及末劫沈沦 但以此根修 圆通超余者

真实心如是

【解释】:

文殊师利法王子,奉佛的慈旨,即从座上起身,对佛深行大礼,承仰佛的神威,对佛说了如下偈语:

觉海性澄圆,圆澄觉元妙。元明照生所,所立照性亡。迷妄有虚空,依空立世界。想澄成国士,知觉乃众生。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有漏微尘国,皆依空所生。沤灭空本无,况复诸三有。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圣性无不通,顺逆皆方便。初心入三昧,迟速不同伦。色想结成尘,精了不能彻。如何不明彻,於是获圆通。音声杂语言,但伊名句味。一非含一切,云何获圆通?香以合中知,离则元无有。不恒其所觉,云何获圆通?味性非本然,要以味时有。其觉不恒一,云何获圆通?触以所触明,无所不明触。合离性非定,云何获圆通?法称为内尘,凭尘必有所。能所非遍涉,云何获圆通?见性虽洞然,明前不明後。四维亏一半,云何获圆通?鼻息出入通,现前无交气。支离匪涉入,云何获圆通?舌非入无端,因味生觉了。味亡了无有,云何获圆通?身与所触同,各非圆觉观。涯量不冥会,云何获圆通?知根杂乱思,湛了终无见。想念不可脱,云何获圆通?识见杂三和,诘本称非相。自体先无定,云何获圆通?心阗洞十方,生於大因力。初心不能入,云何获圆通?鼻想本权机,只令摄心住。住成心所住,云何获圆通?说法弄音文,开悟先成者。名句非无漏,云何获圆通?持犯但束身,非身无所束。元非遍一切,云何获圆通?神通本宿因,何关法分别。念缘非离物,云何获圆通?若以地性观,坚碍非通达。有为非圣性,云何获圆通?若以水性观,想念非真实。如如非觉观,云何获圆通?若以火性观,厌有非真离。非初心方便,云何获圆通?若以风性观,动寂非无对。对非无上觉,云何获圆通?若以空性观,昏钝先非觉。无觉异菩萨,云何获圆通?若以识性观,观识非常住。存心乃虚妄,云何获圆通?诸行是无常,念性无生灭。因果今殊感,云何获圆通?我今白世尊,佛出娑婆界。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欲取三摩提,实以闻中入。离苦得解脱,良哉观世音。於恒沙劫中,入微尘佛国。得大自在力,无畏施众生。妙音观世音,梵音海潮音。救世悉安宁,出世获常住。我今启如来,如观音所说。譬如人静居,十方俱击鼓。十处一时闻,此则圆真实。目非观障外,口鼻亦复然。身以合方知,心念纷无绪。隔垣听音响,遐迩俱可闻。五根所不齐,是则通真实。音声性动静,闻中为有无。无声号无闻,非实闻无性。声无既无灭,声有亦非生。生灭二圆离,是则常真实。纵令在梦想,不为不思无。觉观出思维,身心不能及。今此娑婆国,声论得宣明。众生迷本闻,循声故流转。阿难纵强记,不免落邪思。岂非随所沦,旋流获无妄。阿难汝谛听,我承佛威力。宣说金刚王,如幻不思议。佛母真三昧,汝闻微尘佛。一切秘密门,欲漏不先除。畜闻成过误,将闻持佛佛。何不自闻闻,闻非自然生。因声有名字,旋闻与声脱。能脱欲谁名,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脱,见闻如幻翳。三界若空华,闻复翳根除。尘消觉圆净,净极光通达。寂照含虚空,却来观世间。犹如梦中事,摩登伽在梦。谁能留汝形,如世巧幻师。幻作诸男女,虽见诸根动。要以一机抽,息机归寂然。诸幻成无性,六根亦如是。元依一精明,分成六和合。一处成休复,六用皆不成。尘垢应念消,成圆明净妙。余尘尚诸学,明极及如来。大众及阿难,旋汝倒闻机。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圆通实如是,此是微尘佛。一路涅盘门,过去诸如来。斯门已成就,现在诸菩萨。今各入圆明,未来修学人。当依如是法,我亦从中证。非唯观世音,诚如佛世尊。询我诸方便,以救诸末劫。求出世间人,成就涅盘心。观世音为最,自余诸方便。皆是佛威神,即事舍尘劳。非是长修学,浅深同说法。顶礼如来藏,无漏不思议。愿加被未来,於此门无惑。方便易成就,堪以教阿难。及末劫沈沦,但以此根修。圆通超余者,真实心如是。

【经文】:

於是阿难及诸大众。身心了然。得大开示。观佛菩提及大涅盘。犹如有人因事远游。未得归还。明了其家所归道路。普会大众。天龙八部。有学二乘。及诸一切新发心菩萨。其数凡有十恒河沙。皆得本心。远尘离垢。获法眼净。性比丘尼闻说偈已。成阿罗汉。无量众生。皆发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解释】:

於是,阿难以及大众们,一时身心了然明悟,得到大开示,观仰到了佛菩提和大涅盘的境界。就像有人因为有事远游,还没有归家便知道了他归家的道路,法会中的全部大众、天龙八部、有学无学二乘,以及那些所有新发露其心的菩萨。其数多如十恒河的沙数,都得见了本心,远离了尘垢,并获得法眼妙净。本来是属比丘尼,听完了这偈语即刻成就为阿罗汉。无量的众生,都发露了正等正定觉心。

【经文】:

阿难整衣服。於大众中合掌顶礼。心迹圆明。悲欣交集。欲益未来诸众生故。稽首白佛。大悲世尊。我今已悟成佛法门。是中修行得无疑惑。常闻如来说如是言。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自觉已圆能觉他者。如来应世。我虽未度。愿度末劫一切众生。世尊。此诸众生。去佛渐远。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欲摄其心入三摩地。云何令其安立道场。远诸魔事。於菩提心得无退屈。

【解释】:

阿难整肃了衣服,在大众中合掌顶礼,他心迹圆明,悲喜交集,为了利益未来的众生的缘故,拜佛说道:大慈大悲的世尊,我现在已觉悟了成佛的法门,在其中修行能够得获无疑惑。常常听如来佛说这样的话,自己还未得度,即先度别人,是菩萨发的心愿,自己觉悟圆通,又能够使他人觉悟,是如来佛应世的原因。我虽然还未度入圣地,却愿度末法世间的一切众生得入正道。世尊,这些众生离开佛越来越远了,而邪道法师所说的法,有如恒河沙那样的多。要想摄收妄乱的人心,令其进入正觉,如何能使他们安立道场,远离开各种魔事,并使他们所发的菩提心不得退却呢?

【经文】:

尔时世尊於大众中。称赞阿难。善哉善哉。如汝所问安立道场。救护众生末劫沈溺。汝今谛听。当为汝说。阿难大众。唯然奉教。佛告阿难。汝常闻我毗奈耶中。宣说修行三决定义。所谓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是则名为三无漏学。阿难。云何摄心我名为戒。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婬。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婬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婬。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诸魔。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炽盛世间。广行贪婬。为善知识。令诸众生落爱见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断心婬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婬修禅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只名热砂。何以故。此非饭本。砂石成故。汝以婬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婬根。根本成婬。轮转三涂。必不能出。如来涅盘。何路修证。必使婬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於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解释】:

这时,世尊在大众中对阿难称赞道:善哉善哉,你所问的如何安立道场,救护末法世中沈溺的众生。现在你仔细听我说。阿难和大众皆欣然承领佛的教诲。如来说:阿难,你常听我在毗奈耶中宣讲的修行三决定义。所谓收摄其心说的就是戒,由戒而生发定,由定而开发慧。这就叫做三无漏学。阿难,什麽叫做摄心?我称之为戒。就像这世界中的六道众生,如果其心不淫,就不会随顺他们的生死而相续轮回。你修习正觉三昧,原本是为了出离尘世的劳苦,那麽,淫心不除灭,就不可能脱离出尘世。纵然你有很多的智慧,甚至有禅定现示面前,如果不断除淫心,那必会堕入魔道。上品者成为魔王,中品者成为魔民,下品者成为魔女,这些魔也有跟随的徒众,并各自以为已修成无上道。在我灭度以後的末法时代之中,这众多的魔民会在世间昌盛炽烈,到处施行贪淫魔道,并且以此为善知识,使众生没落到爱欲坑中,从此失却了菩提正道。你教世人修正定正等正持,首先要断除淫心,这就叫做如来先佛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所以,阿难啊!如果不断除淫心而去修习正道,就像蒸沙石想使其成为饭一样,纵使经历百千劫的时间,最终仍只是热沙而已。为何会如此呢?因为这本来就不是饭,只是沙石罢了。如果你以充满淫欲的身体去寻求成佛的妙果,即使你得了奇妙的悟解,它却只是淫根,终究还是淫。到最後还是会轮转在三涂中,必然不能脱出这个轮转。佛的涅盘境界,通过怎样的道路来修持证得呢?必须使淫欲动机欲身欲心都断灭掉,以至於连断灭都没有了,这样对於佛菩提才是可以希望的。我这样说的,才叫做佛说,不像这样说的,就叫做波旬说。

【经文】:

阿难。又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杀。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杀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杀。必落神道。上品之人。为大力鬼。中品则为飞行夜叉诸鬼帅等。下品当为地行罗刹。彼诸鬼神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後末法之中。多此鬼神。炽盛世间。自言食肉得菩提路。阿难。我令比丘食五净肉。此肉皆我神力化生。本无命根。汝婆罗门。地多蒸湿。加以砂石。草菜不生。我以大悲神力所加。因大慈悲假名为肉。汝得其味。奈何如来灭度之後。食众生肉。名为释子。汝等当知。是食肉人。纵得心开似三摩地。皆大罗刹。报终必沈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杀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汝教世人修三摩地。次断杀生。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二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杀修禅定者。譬如有人自塞其耳。高声大叫。求人不闻。此等名为欲隐弥露。清净比丘及诸菩萨。於歧路行。不蹋生草。况以手拔。云何大悲。取诸众生血肉充食。若诸比丘。不服东方丝绵绢帛。及是此土靴履裘毳。乳酪醍醐。如是比丘。於世真脱。酬还宿债。不游三界。何以故。服其身分。皆为彼缘。如人食其地中百谷。足不离地。必使身心。於诸众生若身身分。身心二涂。不服不食。我说是人真解脱者。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解释】:

阿难,还有十方世界的六道众生,如果其心没有杀戮之念,就不会随顺其生死的相续而轮转。你修习正觉三昧,为了是要脱离尘世的劳苦。如果杀心不能断除,便不可能脱离尘劳。纵使有许多智慧、禅定现示面前,如果不断除杀心,必然堕入神魔道。在神通之中,上品之人成为大力鬼,中品成为飞行夜叉和各种鬼师等等,下品成为地行罗刹,这些鬼神也有其徒众,均亦自称得无上道。在我灭度以後的末法时代中,这众鬼神将在世间炽盛昌繁。自己声言从食肉得到了菩提路。阿难,我叫比丘们吃五净肉,这些肉都是我的神力化生出来的,本来就没有生命根的。婆罗门居住的地方,大地多半蒸湿,加上有许多沙石,草菜不生长,我就加持大悲咒神力,以此大慈悲,假托成为肉,你们即吃到了这种味道。无奈如来佛灭度以後,你们吃众生的肉,还称自己叫佛弟子。应当知道,这些吃肉的人,即使心开悟以为入了正觉,他们仍只是大罗刹,终将得报应而沉入生死苦海,根本不是佛的弟子。像这样的人,相互残杀,相互侵吞、蚕食而没有完结,哪里可说这些人能脱离三界呢?你教世人修持正道,第二要断除杀生。这就叫做如来先佛世尊第二决定清净明诲。所以,阿难啊!如果不断除杀生,而去修习禅定者,就像有人堵塞自己的耳朵高声大叫,却希望别人听不到,这叫做欲盖弥彰。持戒清净的比丘和众菩萨在不同的道路上行走时,不会去践踏有生命的小草,更何况是用手去拔。什麽叫做大悲怜呢?就是悲怜人们取那些众生的血肉来作食物。如果那些比丘,不穿来自东方的丝绵绢帛做的服装,不著本土产的皮鞋裘衣,不饮食乳汁奶酪,这样的比丘才称得上真正在自己有生之世不计酬报,并还清了宿世的债务,从而不游於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三界之中,这是为什麽呢?因为,身上穿的东西,也就是色缘事物,正如人吃了地中生出的百谷,脚却没有离开土地,必然使自己的身心同各种各样的众生有缘。如果这人将身体和心分开,将身体的需要和贪杀贪欲分开,那麽,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解脱者。像我所说的,才叫做佛说。不像这样说的,即是波旬说。

【经文】:

阿难。又复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偷。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偷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偷。必落邪道。上品精灵。中品妖魅。下品邪人。诸魅所著。彼等群邪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炽盛世间。潜匿奸欺。称善知识。各自谓已得上人法。诱惑无识。恐令失心。所过之处。其家耗散。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舍贪。成菩提道。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於残生。旅泊三界。示一往还。去已无返。云何贼人假我衣服。裨贩如来。造种种业。皆言佛法。却非出家具戒比丘。为小乘道。由是疑误无量众生。堕无间狱。若我灭後。其有比丘发心决定修三摩提。能於如来形像之前。身然一灯。烧一指节。及於身上爇一香炷。我说是人无始宿债。一时酬毕。长揖世间。永脱诸漏。虽未即明无上觉路。是人於法已决定心。若不为此舍身微因。纵成无为。必还生人。酬其宿债。如我马麦正等无异。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断偷盗。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三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偷修禅定者。譬如有人水灌漏卮欲求其满。纵经尘劫。终无平复。若诸比丘。衣砵之余。分寸不畜。乞食余分。施饿众生。於大集会。合掌礼众。有人捶詈。同於称赞。必使身心。二俱捐舍。身肉骨血。与众生共。不将如来不了义说。回为己解。以误初学。佛印是人得真三昧。如我所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解释】:

阿难,此外,这世界中的六道众生,其心无偷盗之念头,就不会随顺其生死而相续轮转。你修习三昧正觉,原本是要脱离尘世的劳苦,那麽,偷盗之心若不断除,是不可能脱离尘世之苦的。即使你有很高的智慧,甚至禅定现示於前,如果不断除偷盗之心,必然堕入邪道。在邪道中,上品者成为精灵,中品成为妖魅、下品成为邪人。这些鬼魅群邪,也有自己的的徒众,并且各自以为成就了无上道,在我灭度以後的末法之世,很多这类妖邪将在世间炽盛,它们潜藏著欺骗阴险,自称为善知识,各自声称自己得了上人法,以此来炫耀迷惑那些无知识的人,恐吓他们使其迷失本性,它们所经过的地方,那里的家庭就会耗散殆尽。我教导比丘们,遵循一定的规矩行乞食物,使他们放弃贪心,走上菩提正道。这些比丘们,自己不烹煮食物,只将自己残余的生命,漂泊旅行在三界之中,给他们指示出生命只是一次往返而已,使他们离去三界便不再返回。什麽叫做贼人?假借穿著我的衣服,任意贩卖佛法,而造作各种恶业,嘴上讲的都是佛法,却又不是出家受了具足戒的比丘。像这样的小人之乘,由於他们疑惑迷误无量的众生,使众生们堕入了无间地狱。如果我灭度後,有哪位比丘发愿心要修持正道,能在如来的像前,在身上燃上一盏灯,或烧一个指节,或在身上点一柱香,我说这个人无始无终的宿债一时便会勾消了结。长久出离世间,便永远脱离各种漏行。虽然没有即刻明白无上的正等正觉之路,但这个人已下定决心修佛,如果不能为此而舍弃种种微细业因,纵然修成无为法,必终将轮还为有办法中的生人,而还报其宿债,这就与我从前食马麦的事一样。你教诲世人修持三昧正觉,要断除偷盗,这叫做如来先佛世尊第三决定清净明诲。所以说,阿难,如果不断除偷盗而修禅定,就如有人用水去灌漏桶而欲求其装满,即使经过无数劫的时间,终将不会装满的。如果诸比丘,除了自己的衣钵之外,不蓄分寸私财,行乞来的食物吃不完的就用来分施给饥饿的众生,在大集会时,合掌礼敬众生,即使有人骂你也如同听到称赞之言。这样必定会使得身和心二者都可以舍弃。能将身躯血肉与众生们共存,不将如来所说的不了义歪曲为自己理解,并以此去迷误初学佛法的人,佛授印这样的人是得了真正的正觉的。像我这样说,才叫做佛说,不像这样说的,即是魔王波旬说。

【经文】:

阿难。如是世界六道众生。虽则身心无杀盗婬。三行已圆。若大妄语。即三摩地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或求世间尊胜第一。谓前人言。我今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求彼礼忏。贪其供养。是一颠迦。销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罗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知见。沈三苦海。不成三昧。我灭度後。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婬女寡妇。奸偷屠贩。与其同事。称赞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末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云何是人惑乱众生。成大妄语。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复断除诸大妄语。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四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其大妄语者。如刻人粪为栴檀形。欲求香气。无有是处。我教比丘直心道场。於四威仪一切行中。尚无虚假。云何自称得上人法。譬如穷人妄号帝王。自取诛灭。况复法王。如何妄窃。因地不真。果招纡曲。求佛菩提。如噬脐人欲谁成就。若诸比丘。心如直弦。一切真实。入三摩地永无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萨无上知觉。如我所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解释】:

阿难,如是世界中的六道众生,虽然身心没有杀盗淫的念行,这三种行持已经圆满,但如果说大谎话大诳语,那麽,他修持的正道是不会清净的,反而会成为爱欲,成为魔道,最终失却了佛种。所谓没有得而说得,没有证而声言证,或者追求世间的尊荣显贵,在人的面前宣称,我现在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辞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果位等等。希望人们在他面前恭敬咏赞他,贪图人们供养,这是一种外道修行,早就消毁灭却了佛种,就像有人用刀砍断了多罗木一样。佛授记这样的人,永远残损了善根,不会再有妙知觉见,沉入三苦海中,不能成就三昧正觉。我灭度以後,要众菩萨和阿罗汉们,在末法之世中去应现其身,显作种种形相,去济度那些流於轮转之中的众生,这些菩萨和阿罗汉们有的应身作沙门,有的应身作白衣,有的应身为居士,有的作人间帝王、宰官,或者童男、童女。这些应身,甚至於有淫女、寡妇,奸偷屠贩,并与他们做同样的事情。通过称道礼赞佛法,使这些众生的身心入正觉三摩地。但始终不说出自己是真正的菩萨,真正的阿罗汉。他们不泄漏佛的奥妙密因,不轻易将佛的密因说与未学之人。唯有除了在生命终结之时,暗中遗言告知自己是何人而已,他们不是惑乱众生,不是大妄语。你教诲世人修持正道,然後要断除那些大妄语,这叫做如来先佛世尊第四决定清净明诲。所以,阿难,如果不断除大妄语,就像雕刻人的粪便为檀香果的形状,想求其散发香气,可是却一无是处。我教导比丘们诚心安立道场,将这四威仪施行在一切行为中,不要有任何虚假。什麽叫做自称得了上人法呢?比如穷人妄自号称帝王,只能自取诛灭。更何况是法王,哪里可以妄心窃取。发心不诚,成就果位就会曲折多磨,这样来求佛菩提,就像去咬自己的肚脐,试问有谁能够做到呢?如果众比丘心如直弦,一切都是真实的,他们就能修入正德正觉,永远不会有魔事。我授印这样的人得获成就菩萨无上知觉,如像我这样说,叫做佛说,不这样说,即是魔王波旬说。

本文链接:楞严经全文讲义

上一篇:楞严经讲了什么

下一篇:念楞严经功效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