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楞严经讲解 >

楞严经第六卷浅释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 :2019-06-20 14:34:22   编辑:尹卓    阅读次数:

楞严经楞严经全文楞严经白话文

【解释】:

阿难,还有十方世界的六道众生,如果其心没有杀戮之念,就不会随顺其生死的相续而轮转。你修习正觉三昧,为了是要脱离尘世的劳苦。如果杀心不能断除,便不可能脱离尘劳。纵使有许多智慧、禅定现示面前,如果不断除杀心,必然堕入神魔道。在神通之中,上品之人成为大力鬼,中品成为飞行夜叉和各种鬼师等等,下品成为地行罗刹,这些鬼神也有其徒众,均亦自称得无上道。在我灭度以後的末法时代中,这众鬼神将在世间炽盛昌繁。自己声言从食肉得到了菩提路。阿难,我叫比丘们吃五净肉,这些肉都是我的神力化生出来的,本来就没有生命根的。婆罗门居住的地方,大地多半蒸湿,加上有许多沙石,草菜不生长,我就加持大悲咒神力,以此大慈悲,假托成为肉,你们即吃到了这种味道。无奈如来佛灭度以後,你们吃众生的肉,还称自己叫佛弟子。应当知道,这些吃肉的人,即使心开悟以为入了正觉,他们仍只是大罗刹,终将得报应而沉入生死苦海,根本不是佛的弟子。像这样的人,相互残杀,相互侵吞、蚕食而没有完结,哪里可说这些人能脱离三界呢?你教世人修持正道,第二要断除杀生。这就叫做如来先佛世尊第二决定清净明诲。所以,阿难啊!如果不断除杀生,而去修习禅定者,就像有人堵塞自己的耳朵高声大叫,却希望别人听不到,这叫做欲盖弥彰。持戒清净的比丘和众菩萨在不同的道路上行走时,不会去践踏有生命的小草,更何况是用手去拔。什麽叫做大悲怜呢?就是悲怜人们取那些众生的血肉来作食物。如果那些比丘,不穿来自东方的丝绵绢帛做的服装,不著本土产的皮鞋裘衣,不饮食乳汁奶酪,这样的比丘才称得上真正在自己有生之世不计酬报,并还清了宿世的债务,从而不游於欲界、色界、无色界这三界之中,这是为什麽呢?因为,身上穿的东西,也就是色缘事物,正如人吃了地中生出的百谷,脚却没有离开土地,必然使自己的身心同各种各样的众生有缘。如果这人将身体和心分开,将身体的需要和贪杀贪欲分开,那麽,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解脱者。像我所说的,才叫做佛说。不像这样说的,即是波旬说。

【经文】:

阿难。又复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偷。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偷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偷。必落邪道。上品精灵。中品妖魅。下品邪人。诸魅所著。彼等群邪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炽盛世间。潜匿奸欺。称善知识。各自谓已得上人法。诱惑无识。恐令失心。所过之处。其家耗散。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舍贪。成菩提道。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於残生。旅泊三界。示一往还。去已无返。云何贼人假我衣服。裨贩如来。造种种业。皆言佛法。却非出家具戒比丘。为小乘道。由是疑误无量众生。堕无间狱。若我灭後。其有比丘发心决定修三摩提。能於如来形像之前。身然一灯。烧一指节。及於身上爇一香炷。我说是人无始宿债。一时酬毕。长揖世间。永脱诸漏。虽未即明无上觉路。是人於法已决定心。若不为此舍身微因。纵成无为。必还生人。酬其宿债。如我马麦正等无异。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断偷盗。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三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偷修禅定者。譬如有人水灌漏卮欲求其满。纵经尘劫。终无平复。若诸比丘。衣砵之余。分寸不畜。乞食余分。施饿众生。於大集会。合掌礼众。有人捶詈。同於称赞。必使身心。二俱捐舍。身肉骨血。与众生共。不将如来不了义说。回为己解。以误初学。佛印是人得真三昧。如我所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解释】:

阿难,此外,这世界中的六道众生,其心无偷盗之念头,就不会随顺其生死而相续轮转。你修习三昧正觉,原本是要脱离尘世的劳苦,那麽,偷盗之心若不断除,是不可能脱离尘世之苦的。即使你有很高的智慧,甚至禅定现示於前,如果不断除偷盗之心,必然堕入邪道。在邪道中,上品者成为精灵,中品成为妖魅、下品成为邪人。这些鬼魅群邪,也有自己的的徒众,并且各自以为成就了无上道,在我灭度以後的末法之世,很多这类妖邪将在世间炽盛,它们潜藏著欺骗阴险,自称为善知识,各自声称自己得了上人法,以此来炫耀迷惑那些无知识的人,恐吓他们使其迷失本性,它们所经过的地方,那里的家庭就会耗散殆尽。我教导比丘们,遵循一定的规矩行乞食物,使他们放弃贪心,走上菩提正道。这些比丘们,自己不烹煮食物,只将自己残余的生命,漂泊旅行在三界之中,给他们指示出生命只是一次往返而已,使他们离去三界便不再返回。什麽叫做贼人?假借穿著我的衣服,任意贩卖佛法,而造作各种恶业,嘴上讲的都是佛法,却又不是出家受了具足戒的比丘。像这样的小人之乘,由於他们疑惑迷误无量的众生,使众生们堕入了无间地狱。如果我灭度後,有哪位比丘发愿心要修持正道,能在如来的像前,在身上燃上一盏灯,或烧一个指节,或在身上点一柱香,我说这个人无始无终的宿债一时便会勾消了结。长久出离世间,便永远脱离各种漏行。虽然没有即刻明白无上的正等正觉之路,但这个人已下定决心修佛,如果不能为此而舍弃种种微细业因,纵然修成无为法,必终将轮还为有办法中的生人,而还报其宿债,这就与我从前食马麦的事一样。你教诲世人修持三昧正觉,要断除偷盗,这叫做如来先佛世尊第三决定清净明诲。所以说,阿难,如果不断除偷盗而修禅定,就如有人用水去灌漏桶而欲求其装满,即使经过无数劫的时间,终将不会装满的。如果诸比丘,除了自己的衣钵之外,不蓄分寸私财,行乞来的食物吃不完的就用来分施给饥饿的众生,在大集会时,合掌礼敬众生,即使有人骂你也如同听到称赞之言。这样必定会使得身和心二者都可以舍弃。能将身躯血肉与众生们共存,不将如来所说的不了义歪曲为自己理解,并以此去迷误初学佛法的人,佛授印这样的人是得了真正的正觉的。像我这样说,才叫做佛说,不像这样说的,即是魔王波旬说。

【经文】:

阿难。如是世界六道众生。虽则身心无杀盗婬。三行已圆。若大妄语。即三摩地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或求世间尊胜第一。谓前人言。我今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求彼礼忏。贪其供养。是一颠迦。销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罗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知见。沈三苦海。不成三昧。我灭度後。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婬女寡妇。奸偷屠贩。与其同事。称赞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末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云何是人惑乱众生。成大妄语。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後复断除诸大妄语。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四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其大妄语者。如刻人粪为栴檀形。欲求香气。无有是处。我教比丘直心道场。於四威仪一切行中。尚无虚假。云何自称得上人法。譬如穷人妄号帝王。自取诛灭。况复法王。如何妄窃。因地不真。果招纡曲。求佛菩提。如噬脐人欲谁成就。若诸比丘。心如直弦。一切真实。入三摩地永无魔事。我印是人成就菩萨无上知觉。如我所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

【解释】:

阿难,如是世界中的六道众生,虽然身心没有杀盗淫的念行,这三种行持已经圆满,但如果说大谎话大诳语,那麽,他修持的正道是不会清净的,反而会成为爱欲,成为魔道,最终失却了佛种。所谓没有得而说得,没有证而声言证,或者追求世间的尊荣显贵,在人的面前宣称,我现在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辞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果位等等。希望人们在他面前恭敬咏赞他,贪图人们供养,这是一种外道修行,早就消毁灭却了佛种,就像有人用刀砍断了多罗木一样。佛授记这样的人,永远残损了善根,不会再有妙知觉见,沉入三苦海中,不能成就三昧正觉。我灭度以後,要众菩萨和阿罗汉们,在末法之世中去应现其身,显作种种形相,去济度那些流於轮转之中的众生,这些菩萨和阿罗汉们有的应身作沙门,有的应身作白衣,有的应身为居士,有的作人间帝王、宰官,或者童男、童女。这些应身,甚至於有淫女、寡妇,奸偷屠贩,并与他们做同样的事情。通过称道礼赞佛法,使这些众生的身心入正觉三摩地。但始终不说出自己是真正的菩萨,真正的阿罗汉。他们不泄漏佛的奥妙密因,不轻易将佛的密因说与未学之人。唯有除了在生命终结之时,暗中遗言告知自己是何人而已,他们不是惑乱众生,不是大妄语。你教诲世人修持正道,然後要断除那些大妄语,这叫做如来先佛世尊第四决定清净明诲。所以,阿难,如果不断除大妄语,就像雕刻人的粪便为檀香果的形状,想求其散发香气,可是却一无是处。我教导比丘们诚心安立道场,将这四威仪施行在一切行为中,不要有任何虚假。什麽叫做自称得了上人法呢?比如穷人妄自号称帝王,只能自取诛灭。更何况是法王,哪里可以妄心窃取。发心不诚,成就果位就会曲折多磨,这样来求佛菩提,就像去咬自己的肚脐,试问有谁能够做到呢?如果众比丘心如直弦,一切都是真实的,他们就能修入正德正觉,永远不会有魔事。我授印这样的人得获成就菩萨无上知觉,如像我这样说,叫做佛说,不这样说,即是魔王波旬说。

首页1234尾页

本文链接:楞严经第六卷浅释

上一篇:楞严经正确注音版

下一篇:楞严经是哪一派的